3.01昆明惨案发生后,一些西方媒体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这一事件说成“恐怖袭击”,而是谨慎地使用“暴力”“杀戮”等字眼。这个情况被中国官方媒体指责为是在恐怖主义问题上搞“双重标准”。本次法广《人与社会》节目邀请《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狼来了”的现实版

法广:昆明惨案发生后,中国官方媒体批西方媒体没有使用“恐怖主义”这个词来界定昆明的惨案。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胡平:是的,中国的传媒指责西方主流媒体在关于中国的恐怖袭击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别有用心。那么事实上,这正好是童话“狼来了”的一个现实版。因为多年以来,中国政府多次对外宣布维族人搞恐怖主义的消息 。但是这些个消息仔细分析就可以看出基本都是站不住脚的。别人上当上多了,自然就留个心眼儿,就不肯轻易地相信。就拿最近一个例子,2月14号,官方发布消息说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发生了一起暴力恐怖事件。当时法广对这个也有报道,法广,我看还引的是法新社的消息,说:中国官方宣布,有11个人在新疆发生的恐怖袭击中丧生,8名恐怖分子当场击毙,另外3个人是引爆自己身上的炸药,爆炸身亡。那么,一看这个消息就很奇怪了。你想,昆明事件,就5个人,手持刀具(原始的工具),居然可以造成那么多人伤亡,而阿克苏乌什县的所谓恐怖袭击事件,有十几个人,还开着车,据官方说,上面还有爆燃装置,还有刀具,结果他们对别人到没有造成伤亡,自己到全都死了。其中也提到有两个过路人和两个警察受伤。按照这个报道,这4个受伤的人都是那3个所谓恐怖分子最后引爆自己身上炸药被伤害到的。单看这个数字显然不是一个恐怖事件。且不说这次袭击的目标是警察。我们知道,恐怖袭击的定义之一是针对平民,针对警察当然就不算。

杨佳袭警不算恐怖袭击

胡平:像当年的杨佳,就是一个人拿着刀进入公安局杀死六个警察,杀伤四名警察。老百姓当然都称赞是他大侠,连官方虽然把杨佳判处死刑,也没有给他扣恐怖主义的帽子。那么同样道理,新疆阿克苏乌什县的事件,既然是袭击警察,那么,显然就不属于恐怖袭击。更何况,从伤亡数字对比来看,显然和我们所知道的恐怖袭击根本是两回事情。像这种事情,要是查一查过去几年中共官方公布的“新疆维族人的恐怖袭击”的消息,那是比比皆是,自然就会引起别人的质疑。所以,我今年一月份写过一篇文章,呼吁国际社会给中共的反恐打引号,表示质疑。上次阿克苏事件出现之后,法广的报道对恐怖分子就打了引号,我觉得做的完全正确。事实上,按官方的报道来看,都根本不是恐怖袭击,根本不是恐怖分子。

官媒垄断报道令人生疑

胡平:这次昆明事件,从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确实应该算是恐怖袭击。但之所以西方媒体,不只是西方媒体,其他很多人,包括国内很多人,开始都对这个事情抱很大的怀疑和保留,尤其是在事件发生之后,据说当局下令所有媒体都不能报道,都要听新华社的统稿。至少在长达二、三十个小时之内,都没有更多的消息披露。而后来披露也都是以官方的报道为准,或者全是官方的一面之词。这就和当年西方发生的恐怖事件完全不一样。西方不要说9.11事件,包括波士顿那次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特别是9.11,情况那么危急,但是他并没有限制新闻自由。不要说美国本国的媒体,其他国家媒体的从业人员也蜂拥而入来采访。那么各种视角,就对这个事情全貌有一个相对比较准确的报道。而你现在遇到这种事情,总是官方一家垄断,信誉本来就不好,那么这种情况下,别人只能保留。我想这也是非常自然的。它正好证明了你官方媒体缺少公信力,同时也反过来证明了中国政府所宣布的,在此前发生的维族人做的所谓恐怖袭击活动,大多数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汉人袭击平民不算恐怖袭击?

法广:现在有一个汉族人和维族人的区别:汉族人要是袭击了平民,造成的损失也挺大的,比如去年6月厦门公车纵火案,造成47人死亡,这个他就不给它界定为恐怖袭击,但是一旦涉及到维族人,就变成恐怖袭击。您怎么看?

胡平:我觉得这确实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实际上对大多数居住在汉区的汉人来说,他们所能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像厦门公交车爆炸案这一类事件对他们的生命和安全造成更大的威胁。因为毕竟在汉族人居住地区,维族人相对比较少。而这次昆明事件是我们听到的第一例在汉人地区发生的这种暴力袭击事件。奇怪的是,官方只要是汉人做的,他就一律不用恐怖袭击,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杨佳,也是袭击警察,而且杀伤那么多,就不说是恐怖袭击。而同样是袭击警察,打派出所之类的,要是维族人,就一定要给按上个恐怖袭击。

两个双重标准

胡平: 那么这里有两个双重标准:第一,假如针对平民的伤害就是恐怖袭击的话,那么在汉人地区发生的也应该算作恐怖袭击;第二,如果针对政府和警察的袭击不算恐怖袭击,那么同样,维族人做出的这种事也不应该算作恐怖袭击。所以从哪一边谈都谈不上。当然对恐怖袭击的定义本来就比较麻烦,有很多争议。

这且不管,其中还有一条,就是说恐怖袭击要有政治诉求。厦门公交车爆炸案没有什么政治诉求,所以就只能把它定为“反社会”诸如此类的恶性刑事案件。问题是,我们多看到现在维族人的一些类似袭击事件,也没看到什么明确的政治诉求。都是后来官方披露,比如发现哪里有什么旗子,哪里有什么标记。这就比较让人很费解:如果他们有政治诉求,那他们一定要自己努力地显示出来,而不是等官方后来去发现。因为他怎么知道官方发现了会不会公布呢?(如不公布)就达不到目的了。这个政治诉求一定要表达出来,像我们以前知道的各种恐怖袭击,包括劫机,犯案的人一定要宣布他的目的是什么,因为这样他的行动才有意义。否则人们就把这个事情跟一般的刑事案混为一谈了。也就是,真正搞恐怖袭击的人,一定会努力显示,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他的目的。否则他的行动就失去了意义。而我们看到中共当局公布的各种所谓维族人的恐怖袭击活动,极少看到有这么一种状况。 包括发生在新疆地区的很多所谓恐怖袭击案,都发生在很偏僻,根本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也没见他们当事人搞个什么录像放出来。看不出他们做那些事情有吸引媒体注意,彰显什么目的的意义在里头。要是因为这些人也许他们信宗教,那这个也不能说他们信某种宗教,或者不管这个宗教你赞不赞成,把它谈到是有什么政治目的,政治诉求。那都是官方后来的说法。而犯案的人,他们那里没有把这一点凸显出来。所以也很难说那个就是。

因此总的来说,现在中国政府的一个问题就是,他自己在界定什么行为算恐怖袭击上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而且常常是因人,尤其是因族群而异,这一点其实倒是很大的问题。

警惕国家恐怖主义

法广:您提到“国家恐怖主义”,而昆明事件发生后,习近平说“要把嚣张的气焰打下去,要严厉镇压”。那么,现在中国对维族的社会冲突的暴力镇压,会不会造成暴力升级?

胡平:问题在这里:习近平这句话根本毫无意义。因为说这话的意思,好像以前没有坚决打击似的。我们知道,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对维族人的活动,特别是对他们称之为“暴力恐怖袭击”的活动,镇压的非常严厉。用王乐泉当年的话就是“一露头就打”,“不露头也打”;那么,我们现在担心的是,在过去这么多年间,中国政府正是以“反恐”的名义,去践踏维族人的基本人权。把维族人的一 些很正常的活动,包括他们的宗教活动或者其他一些活动,或者一些和平的抗议,和平的反抗等等,统统打成“恐怖”活动,而且采取几乎是先发制人的手段。因此,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出现的那么多所谓恐怖袭击中,“恐怖分子”几乎都是当场被击毙,甚至包括一些女性和小孩,都被说成是恐怖分子。而那些所谓恐怖分子,到头来,他们倒是对别人,尤其是对普通民众,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这就不能不让人担心,中国政府在反恐的名义下,践踏人权。这一点我觉得是比少数所谓真正恐怖分子进行的恐怖活动还要严重得多的问题。因为它是以国家的名义,以政权的力量去进行的。它所造成的危害也远远要比个别的恐怖分子所能造成的危害大得多。

古莉 2014年3月6日

——《法广中文节目》

《胡平文库》讲演·访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