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竹筠:愧疚——记忆地主父亲

发布: 2017-1-05 16:01 | 作者: 俞竹筠 每当儿子开车带我去浴池洗澡,女儿女婿从南京回来尽孝时,我就愧疚自责:天堂里的父亲啊,以前,就因为你是地主,我咋对待你的?儿女如此孝顺,你咋不报应我对你的不孝哩! 往事如烟。在那“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与“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毛泽东时代,我对地主父亲非但不孝顺,还十分冷漠、薄情、抱怨。我对父亲的大不敬,是从1958年高考落...

俞竹筠:陈麻子装疯记

发布: 2016-10-07 12:11 | 作者: 俞竹筠 扬州小巷,曲里拐弯又通向另一条深幽的小巷,门前有对石鼓的就是我家。那些买小吃的,做小生意的,明知巷里人家不多,仍以其特有的韵调和有节奏的敲击声,沿巷吆喝。老扬州人蹲在家里,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就知道谁谁谁卖啥吃的来了。于是一边拿碗一边搀着孩子出来,掏角把钱盛碗洋糖玉安粥,或者从椭圆形小木桶里抓两块洋糖发糕,围住货担,有滋有味地吃起来。在...

俞竹筠:草滩医行记

发布: 2016-4-28 05:19 | 作者: 俞竹筠 遭诬害双双下放草滩 我丈夫张绪和是上海人,中国医大毕业,分在甘肃省防疫站;我是扬州人,妇产科毕业,分在兰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我俩满腔热情,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建设大西北。多年来工作一直兢兢业业,曾评为省先进工作者。后来,发现出身不好的人,常挨斗,我们小心谨慎地躲过“反右”, “噩运”仍随“文革”对知...

俞竹筠:写诗遭冤记

发布: 2016-4-20 07:03 | 作者: 俞竹筠 半世纪前,伟大的手一挥,红卫兵横空出世,折腾得中国神州大地一片狼藉。那年,我25岁,在江苏省如皋县一所乡村中学任教。别看穷乡僻壤小地方,红色风暴刮得不比京华大都市差劲。 文革伊始,我看到那些根正苗红的人,臂上缠着红袖章,穿着解放服,走起路来雄纠纠、气昂昂,威风凛凛,着实羡慕。可恨我先天不足,家庭出身地主,哥哥又在台湾,这糟糕的“黑五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