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流血之地不能开花结果——廖亦武《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苏俄流亡诗人叶拉金用一首短诗揭示了他为何流亡:“你们不要在我的头顶落泪。/我活过。我见过大地。然后离开。/爲使自己与灰烬有所区别,/就需要在某个时候成为灰烬。”这首诗也可以用来解释廖亦武为何离开中国,因为那是一片流人血的、被诅咒的土地,不会有任何种子开花结果,有毒的空气、水和思想四处蔓延,说真话是通往监狱的捷径。在六四屠杀之后,廖亦武因为当众朗诵长诗《大屠杀》,已经坐过一次暗无天日的黑牢,他深知...

余杰:统一未必幸福,分裂未必痛苦——葛剑雄《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

不可自言为某国人,当平视万国,皆其国,皆其民。 ——谭嗣同《仁学》 在我被国保警察严密监控的日子裡,出门去书店买书也需要乘坐国保准备的“专车”。除了司机之外,还有两名便衣寸步不离地同行。他们难道怀疑我要到书店去寻找从事恐怖活动的炸弹吗?有一次,我去万圣书园买了一大批书,沉甸甸的,多亏还有国保帮我拎着——可惜这不是我自愿享受的福利。其中,有一本是葛剑雄写的《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这本书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