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凤伟:命悬一丝(小说,下)

八 新年一天天临近,每年这个时候,法院便不立新案,集中力量清理积案,能结的结,不能结的令其撤诉,过了年重新起诉立案,这有点像脱裤子放屁,可似乎成了惯例,谁都无奈。庄小伟的案子属公诉的重大刑事犯罪,检察院自然不会撤诉,还在当结之列。庭里几次催促合议庭择日宣判,真实无讹地“催命”。汤建嘴上答应,却是阳奉阴违,转而催促陈凯加速与受害人家属联系。落实赔偿问题,一旦如愿,便以此向院里提出能复原死缓判决的理...

尤凤伟:命悬一丝(小说,上)

宣判前,汤建又去了一趟成山看守所,提审罪犯嫌疑人庄小伟。说提审并不准确,案件审判程序已成为过去式。作为该案的主审法官,他十分清楚庄小伟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发生,死是板上钉钉的了。所谓特殊情况,无非是有重大立功表现;家人满足了亡者亲属的赔偿期望,不再死磕。当然,倘若有某权势人物予以干涉,也有可能刀下留人。而从庄小伟的实际情况看,这几条都不现实,他独自作案,没他人可告发,何况关在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