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五)——贴牌哲学家

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不讲常识,照例是古体诗人和贴牌哲学家,照例是苏小姐饮料泼墨,照例不胜酒力的方鸿渐浅默化烈酒,照例五官不通的遗少诗人既不看现代诗又狂批现代诗,就像一个自慰处男昭告世人手淫无快感。 一眼看去这就是个贴牌哲学家。他最大的成就不在于他能不能写一部《西方哲学史》或《创造进化论》一类的哲学巨著,也不在于他所谓“哲学家学家”能不能当下酒小菜是不是一贴牌就酒意燃烧红颜翻腾,而在于他认为几乎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