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信心(外两首)

当你落入人世的水中 千万不要去死死抓住 亲情、友情、爱情的稻草 来试图救命 信心,会让你沉重的 肉身变得更加的轻盈 信心,会让你沉下去的 希望,又开始浮升 我们可以抓住什么呢 信心的阳光落下它的绳子 我们可以期待什么呢 信心推开通向永恒之门 信心啊,就像一艘 虚无世界里真实的航船 载着那些在黑暗中的人 驶入真正的光明 2017年1月5日 于长沙旷野书房   逼迫的雨 长沙连绵的雨 逼迫...

尾生:爱情,是离上帝最近的东西(外三首)

亚当在园子里 为万物命名 那至高之处的眼睛 静静地看你 我在世界上游走 为要寻找一个迷失的词 我在天空下幻想 仅仅为了那一个声音 孤独里生长出来的女人啊 我可以唤她作爱情么 为了与你走入一体 我竟假装不认识上帝 2017年1月2日 于长沙   孤独 切忌 因为孤独 而放弃等待 孤独会长成一棵树 孤独也会让一根肋骨 变成一个女人 2016年12月31日 于长沙   刺 我们的身...

尾生:哪里才是我的迦南(外二首)

阳光落下来 就像牧羊人进入羊圈 世界,是另一个旷野 让我在阳光里 坐一会儿,再出门 让我爬上一座心中的圣山 祷告后,再开口说话 我相信的与我眼见的 在地上撕扯争战,你的 帐篷移动到索多玛了么 哪里才是我的迦南 2016年12月30日 于长沙   舌头上的春天 一个强大的 世界,压制着春天 一股人世的冷风吹过 让新绿的生命打颤 舌头上的信心 并没有让你的四肢变成 葡萄藤,你所说的果实 我...

尾生:一生(外三首)

一个灵里重生的活人 一个不再让我孤独的女人 一个基督的家庭 一个书吧,还有咖啡厅的功能 一个委身的教会,当然如果神允许 让我服事,带领一个教会也行 一座文明的城市 一个自由的国家 一段无法重复的寄居的风景 2016年12月20日 于长沙   返乡 一只蜜蜂,在冬季 飞入一朵浪漫的蓝花 一只心上蒙尘的雄鹰 站立在那高高的悬崖 时间缩短你苦难的 一生,时间又把它放大 催开生命的是那原始的力...

尾生:有的人(外三首)

有的人的苦难 对他其实是一种奖赏 有的人的苦难 对他则是一种惩罚 有的人的心 能让苦难的河流 在势与能的转化里 发出生命之光 有的人的心 则在苦难的河流里 不断地呛水,让沉重的 肉身,落入无底的黑暗 2016年12月18日 于长沙   纯粹的小径 一个人走入那 纯粹的小径 在乡村 远离了那些肉体 远离了那些中心 抬头看夜空才学会 思考的星星 耳边的流水虫鸣 把夜晚拖入安静 我的经验的近...

尾生:作为一个基督徒(外三首)

作为一个基督徒 他唯一的担心就是 死后,如何才能不下地狱 作为一个基督徒 我唯一的担心就是 死后,在天堂到底做些什么 2016年12月15日 于长沙   在时间里 在时间里 你把自己睡成一摊泥 那些梦,麻醉着现实 世界 在蜗牛的背上开始了 你又仿佛重新艰难地 被捏造成人 给我一个方向 或,给我一个支点吧 让我至少愿意睁开眼睛 2016年12月14日 于长沙   无题 一朵盛开...

尾生:爱是爱本身(外二首)

 一个还能够爱的人 说明他是一个富足的人 一个只知道恨的人 说明他已经完全贫穷了 我去爱 就像眼睛要去看 耳朵要去听,舌头要去尝 鼻子要去闻…… 如果有一天 我不能再去爱了 那只能说明我已经 死了我的心 2016年12月12日 于长沙   如果 如果东风 催不开花朵 蜜蜂酿不出蜜 那么春天还有什么意义 爱情啊 如果无法不断地给予 无法唤起你无限的创造 那爱情还有...

尾生:假如我是聂树斌

二十一岁,二十一年。聂树斌1974年出生,1995年因强奸杀人罪被执行死刑,在人世间活了二十一年。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聂树斌无罪,然而正义却迟到了二十一年。二十一年,足够我们结婚生子;二十一年,足够让死去的人再次长大成人。 看到聂树斌在刑场被执行死刑的照片我实在忍不住流泪;我实在无法去想象那一刻他都在想些什么。如果我是聂树斌,我又该如何面对那样的生死时间。在这个世界上,面对越来越多的苦难,...

尾生:爱的艺术(爱二首)

一 我们除了对自己 以后肯定要死以外 一无所知,其实对待死本身 我们更无所知 二 面对无数的选择 面对那些无法确定的未来 我们一起床,整个世界 便处于了失重的状态 三 女人健身梳洗打扮 男人练肌肉图名追权 我们都想让自己变成一个 值得别人去爱的对象,但 我们却从来不愿意去爱 注:读《爱的艺术》期间 2016年12月7日 于长沙   重负与神恩 时光推开一扇门 破碎玻璃渣子的肉身 又聚合...

尾生:特别的日子(外二首)

有些花,无声无息 就开放在你的身边 有些事,毫无准备 就发生在你的眼前 有些人,不知不觉 就进入了你的时间 当我发现阳光 照进现实的时候 我却发现你又仿佛 心不在焉 日子似乎在 拉着你我向前 日子似乎又在你我的 头上转圈 2016年12月5日 于长沙   十字架 乐观,幻想,绝望 悲观,寻找,盼望 我原以为有十万个方向 其实那都不过是同一个方向 出生,抗争,死亡 出生,顺服,死亡 我原...

尾生:走着走着(外二首)

走着走着 我们就走回了过去 翻开一本旧书 笔记还是那个笔记 走着走着 我们就走回了黎明 阳光透过窗子,金色的苹果 就落满了你的记忆 走着走着 我们就走入了一首诗里 那无邪的声音,或许无法改变世界 但她却依然感动着你 2016年12月1日 于长沙   唯一的答案 你从未走进我的风景 你就在那里判断 在一种尽乎透明的敞开里 我们就这样渐行渐远 海里有梦幻的鱼群 我是该跃入水中追寻 还是该在...

尾生:明亮之后(外二首)

天热,又冷了 你在说什么善恶 我只不过是一个过客 我醒,又睡了 你在说什么真的假的 我只不过是一个梦者 我的眼睛自从 明亮过两次之后 就再也看不见一个人了 2016年11月29日 于长沙   阳光明媚 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 祢会不会还依然爱我 我愿抛弃一切踏入河中 我相信你会在彼岸等我 冬日的阳光刺穿帘幕 我看见一道真光正穿过我 那生命之泉,在我体内 流出喜乐的江河 我相信了,我相信了...

尾生:影子(外二首)

 一个小男孩 在阳光下想摆脱他的影子 那身体的尾巴,却拼命地 追逐着他 小男孩在影子的 追逐下,就这样渐渐长大 他发现自己依然无法 获得透明的身体 小男孩在影子的纠缠下 就这样,慢慢地老去 只要他还想在阳光下生活 影子就在那里哭泣 有一天,他老得 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小男孩 这时他从光里睁开眼睛,才看清 影子原来就是他自己 2016年11月24日 于长沙   梦 昨晚,我梦见自己抱着一...

尾生:每当走到尽头的时候(外二首)

我走过一条河 当我以为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 一个十字路口,仿佛一个十字架 就又在我脚下延伸 我走过一片树林 当我以为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 一个十字路口,仿佛一个十字架 就又在我脚下延伸 我走过一座城 当我以为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 一个十字路口,仿佛一个十字架 就又在我脚下延伸 2016年11月21日  于长沙   日子依然会向前 日子依然会向前 而它已经不是一条直线 他们把我抛掷在轨道的 边...

尾生:无题(外二首)

天鹅在天空飞行 石头在水里下沉 我行走在人世中间 像行走在钢丝绳 2016年11月19日 于长沙   另一个声音 美好的梦 总不愿人醒 你睁开眼,会看见什么 雾霾让整个世界都变成了 一座迷城 没有希望的太阳 从心中升起,事实上的黎明 仿佛也并不足够让人 紧紧地跟随着光明 我打开赞美诗 她引导我唱出另一个声音 造物的还在,你又何必担心 凛冬春仍在,天色本澄明 2016年11月19日 于长...

尾生:世界只是个比喻句(外二首)

我用一词一语 在这世界上建桥 我用一砖一石 在这世界比喻 谁能把影子 和光连在一起 谁能看穿她的肉体 一群飞鸽 像蓝天下的精子 追逐着那些彩虹的话语 2016年11月16日 于长沙   其实…… 你问我到底爱谁 这真让我头大 其实,我谁也不爱 甚至包括自己 我曾以为自己的爱 会如江海,其实我的爱 干枯如沙漠 我没有爱 承认这个吧 我曾以为自己能 成为别人的救赎 ...

尾生:无题(外三首)

我曾看见从未开放的花朵 她过于美丽,以致我无法诉说 我曾经历不存在的爱情 她过于纯洁,以致我无法触摸 我不知道未来 会经历怎样的人生 她过于的真实,以致我无法解脱 2016年11月16日 于长沙   我等不及,我要走了 看见大海,呼吸着自由的气息 在山上,我看见了,我的房子宽敞 却空着 我想留下来,在退潮的时候 提着篮子,卷起裤管,我等不及了 我哭着 你不在海边,白内障的太阳 看不见我,我想大声...

尾生:难道……(外二首)

 光 难道能 被黑暗隐藏 种子 难道能 被土壤埋葬 承受恩典的人啊 苦难,难道真的能 让一个人把神的应许 遗忘 2016年11月14日  于长沙 我们…… 我们虽在 同一个地方相见 但中间,却隔着几百年 请别先说再见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时间 仿佛两条道路 在十字路口相互致意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是那么遥远 请别先说再见 亲爱...

尾生:无题(外二首)

我摸一摸羞涩的口袋 他的脸上有男人的尊严 今天你又饿了么 我抬头,一只鹰 在空中盘旋 是谁 在黎明时分收起了翅膀 是谁,面对肉体的重负 止步不前 世界带着我转了一圈 一天,就这样仿佛还没 收割到阳光的果实 就已经过完 2016年11月12日 于长沙 有时候 有时候 你会被梦所伤 梦里似乎也布满伏兵 让你无处躲藏 一些人,飞起成乌鸦 一些人,在墙角结网 有时候 你会在深夜惊醒 想迅速摸清自己 到底...

尾生:我看不见(外二首)

有人从窗口跳出 有人在法院门口服毒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有人提着枪冲进法院 有人拿着刀砍向城管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抱歉,那些凋谢的花儿 抱歉,那些受伤的鸟儿 抱歉,那些流泪的人儿 我看不见,我都看不见 天实在是太黑了 天实在是太暗 2016年11月11日 于长沙   涟漪 一粒石子,一个涟漪 一颗脑袋,在夕阳如血的水边 生长,拒绝 写作即反抗,大幕 终要抹去牛羊肥壮的村庄 覆盆是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