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一)——政敌和情敌及红颜空白...

吃政治的男人很容易把政敌当成情敌又往往把情敌当成政敌。没有政敌时他会去寻找情敌,没有情敌他又要整出政敌,总之政治男人不能没敌人,就像女人不能没故事诗人不能没情人。 一个找不到政敌的政人必从生活中搜索情敌,当赵辛楣打量幼儿读本似的打量着方鸿渐,当方鸿渐自报家门学的是哲学,当赵辛楣放言学哲学的等于什么也没学,当方鸿渐建议赵辛楣去看眼科医生——本酒葫芦也觉得赵辛楣该看眼科,还要去脑科。 我以为男人太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