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一)——政敌和情敌及红颜空白

Share on Google+

围城9吃政治的男人很容易把政敌当成情敌又往往把情敌当成政敌。没有政敌时他会去寻找情敌,没有情敌他又要整出政敌,总之政治男人不能没敌人,就像女人不能没故事诗人不能没情人。

一个找不到政敌的政人必从生活中搜索情敌,当赵辛楣打量幼儿读本似的打量着方鸿渐,当方鸿渐自报家门学的是哲学,当赵辛楣放言学哲学的等于什么也没学,当方鸿渐建议赵辛楣去看眼科医生——本酒葫芦也觉得赵辛楣该看眼科,还要去脑科。

我以为男人太政治了就会脑残,太经济了就会厌食,太金融了就要自闭,太文艺了就要失恋,太幽默了就成孤家寡人,太不幽默又象现代人苦笔老格律——自我感觉玉树临风别人一看就吐。

其赵辛楣只能算女人堆里的沙龙政治,这样的政治男人往往数学更不好,他以为和苏小姐可以和去年前年的感情相加,那么他和苏小姐二十年青梅将无人能匹,他没明白感情在时间上很少正数,许多时候所谓青梅竹马对新晋蓝颜少有优势至多同于甚至低于情感起跑线。

一个男人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至多七分幽默必留三分尴尬,一个女人周旋于两个男人如玩政高手左右逢源平衡微妙且天然浑成不露痕迹。或许苏小姐玩火过于纯青还是方鸿渐太过幽默还是赵辛楣太不政治,总之这三人游戏因方鸿渐火线湧退而失衡并瓦解最新成就了方赵从天然情敌到混世铁哥的即时转身,一对现代男士的绝地拥抱唱衰红尘那是后话。

对方鸿渐来说生命中没有唐小姐会遗憾,有了唐小姐更遗憾,好在方鸿渐热情在先幽默断后,好在唐小姐守望空白直至终老,如果她矢志不渝红颜永驻的话,且看下文。

2016-06-22雨天美兰湖

阅读次数:1,0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