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聪聪:今夜你咋不是刘艳丽呢?

湖北荆门建行职员刘艳丽,因呼吁官员财产公示,今日在东宝区过堂受审,如不出意料,会以“寻衅滋事罪”科以刑罚。这种荒唐的所谓审判,会象千年前那场“莫须有”的审判一样成为令人耻笑的一幕,载入史册吗?又或者会象当年的孙志刚案,“上访妈妈”唐慧事件以及重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言获罪被劳教事件那样,通过社会舆论监督,致使收容遣送制度,劳动教养制度得以废除,从而成为中国法制史上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吗? 刑法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