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只见假大师得意,未见真大师发声

上世纪中叶以后,有几十年,“学术大师”变成恶名,被指为“封资修反动权威”。直到“文革”闹得民穷财尽,这才承认“知识就是力量”。先是工艺学家和科学家,继而社会的人文的各学科的大师,都很艰辛地恢复名誉。进入新世纪,我们的主流媒体和权威衙门,忽然争相封赏“大师”,甚至舆论愈非议而表彰更过分。 著名历史学家朱维铮先生生前曾撰文称,中国可能有活着的大师,惜因寡闻而未见,他也相信随着文化生存环境不断改善,未...

姚大力:人去书在念犹深——夜读朱维铮

按照大众化佛教的观念,离开我们的朱维铮先生,现在也许已喝过“孟婆茶”、跨越“忘川”,全然褪除了对自己七十六年生涯的记忆。但是昨天晚上,在为准备今日追思会上的发言而重新翻阅朱先生送给我的近十种著述时,我强烈地感受到,这位已经自我忘却的勤奋的思想者,却很难被别人忘记。他还会不断地活下去,活在他留下来的那些文字中间。 为什么他的文字会保有如此撞击人心的生命力呢?我以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总在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