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飞:塔可夫斯基与库布里克带你见上帝

我的确不喜欢《火星救援》,这部“怎样在火星科学种土豆”的电影,并不是一部科幻电影,而只是一部科普电影,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所有技术都是现有技术,更重要的是,它没有任何科幻精神。征服太空的浪漫完全变成另一个星球的吃喝拉撒,换个地方过日子而已。 周末在家重看了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才发现这片我青年时代固然看不懂,现在更加觉得深不可测。主要是能感到塔可夫斯基的家学渊博,诗歌,绘画,音乐,哲学,戏剧,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