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斌:纪念刘宾雁

九年前的12月6日,一个80岁的老人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医院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试图平静讲述他的故事时,却发现他于我竟如此陌生,他更像是一个象征,一段远去的传说。 九年前的12月6日,一个80岁的老人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医院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试图平静讲述他的故事时,却发现他于我竟如此陌生,他更像是一个象征,一段远去的传说。你也许知道他的故事,也许不知道。 他曾是《人民日报》的高级记...

李晓斌:监狱里得诺奖的人

那个监狱里的谁得了那个诺奖。相关部门怒不可遏:诺奖颁给一个罪犯,这是对中国法律的蔑视,全国人民不会答应的!乖乖,这全国十三亿百姓又被相关部门代表了一把。 说人家蔑视中国法律?这个时候想起来,法律原来是神圣的。要知道蔑视中国法律的不是北欧的老外,某一帮人拿法律当回事儿过吗?那个”七十码”,韩寒都说了,胡斌进去,胡彦斌出来;那女孩跳楼,确切说应该是坠楼,是不是自己跳的,有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