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斌:监狱里得诺奖的人

Share on Google+

那个监狱里的谁得了那个诺奖。相关部门怒不可遏:诺奖颁给一个罪犯,这是对中国法律的蔑视,全国人民不会答应的!乖乖,这全国十三亿百姓又被相关部门代表了一把。

说人家蔑视中国法律?这个时候想起来,法律原来是神圣的。要知道蔑视中国法律的不是北欧的老外,某一帮人拿法律当回事儿过吗?那个”七十码”,韩寒都说了,胡斌进去,胡彦斌出来;那女孩跳楼,确切说应该是坠楼,是不是自己跳的,有关部门还在调查;还有”俯卧撑”啊,”躲猫猫”啊,哪一个不是疑窦重重?宪法规定人的生命不可侵犯,贵州那警察还不照样用枪击杀村民?宪法还规定公民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拆迁办一来,让你拆你还不照样拆?宪法还规定中国人有言论自由,各位不知道对这个自由有啥感想。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可是现实状况告诉我们宪法就是儿戏。你们拿宪法当回事儿了吗?你们有资格说别人蔑视中国的法律吗?

好了,已经够闹笑话的了。但是人家还要继续娱乐下去。人大代表的提案不都是无关政治民生,都是诸如老婆做家务老公要给报酬啊,公狗给母狗配种,公狗的主人应该给钱啊之类很娱乐的给日常生活增添笑料的事情吗?

这不,另一个部门,指责挪威政府:你们国家的那个啥委员会颁奖给我们的罪犯,问题很严重。政府要采取措施,不然会影响双边关系的。人家政府相关部门委屈的像个小媳妇:你批评我们,我们比窦娥还冤呐。我们不是不在乎双边关系,问题是我们管不了那个委员会。我们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我们只有服务的权利没有干涉的权力。我们要是干涉了挪威的某个个人,媒体或者机构的自由,我们随时就可能下台,没法玩了呀?总之,人家很无奈。

哦,人家知道没你硬气。你们政府啥都能管的住。媒体,机构,啥都要听你们的,虽然你们整天标榜他们有言论自由。问题是,人家政府没你们政府牛啊。你这一指责,还理直气壮”我们国内的啥委员会都得听政府的,跟政府声音一致,你们也一定是那样的”.问题是人家跟你们不一样。

但你这一指责,一下子让人都看清楚了,你所说的为人民服务,让人民有充分自由的表达自己意愿的自由,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是在跟政府一致的前提条件下的自由。偶尔你表达了跟政府不一样的观点,政府还是有能力让你改过来滴,不改还不行。因为你这个政府经常这么干,还怎么干怎么成功,没人敢不听政府的。所以呢想当然的认为人家政府也有你们这样的实力,对人家政府提出这么个自己以为不算过分的要求。结果呢?自己啥样,这一指责,不打自招。变相承认了一切,闹了个大红脸。

红脸过了,咱得找找别的地方把面子找回来。你别说,还终于找到了。

咱国家不是矿难多吗?那天南美的智利发生矿难了。看着朝廷台的播音员用很激动的声音,以一种终于找回平衡的难以抑制内心激荡的声调播报了矿难:大家看到了吧,矿难这个东西你们整天指责政府这点做的不够那点做的不够,现在看到了吧,人家别的国家也有。

随着智利方面的被困矿工全部安全出井,整个矿难抢修过程完全对媒体开放,出井矿工也没说感谢党感谢政府但任何媒体可以采访他们,政府还给被困脱险矿工发放巨额资金抚恤。对比这边的现实:啥安全出井,凡有矿难必死人;矿难抢修过程完全对媒体开放是绝对不行的,咋抢救的不能公开,不能让你们百姓知道;出井矿工都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领导,你不说还不行,然后矿工就保密起来了,哪个媒体有能力去采访他们?政府发不发抚恤,发多少给矿工,这咱就更不知道了,因为出井矿工都保密起来了。这么一对比,啥都有了。于是朝廷台又把人家的矿难冷处理下来了,尽量少让人关注的比较好。

不过以上诸事也只是我站在一个正常人的立场上觉得会脸红。至于人家是不是真的心理素质像我这么脆弱没有任何承受能力,甚至还嘲笑我一句:”这算啥啊,这种事儿还脸红,真是没见过世面,没出息”也说不定。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10月30日

阅读次数:9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