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宏声:文革诗歌研究三题

1999年创办《零度写作》时,就设立了一个专栏:“文革时期作品选”,并于同年出了两个专集:《攀援记忆之树——钱玉林文革时期诗集《记忆之树》出版》和《指月为诗——程应铸文革时期诗集《月光下的徘徊》出版》。2001年11月21日晚,我们在上海“咖啡书屋”以“昔日的普希金像前”为主题,举办“上海文革时期十人诗歌朗诵会”。十人中有五位出席了这次晚会,并朗诵了自己的作品。几年来,我在文革诗歌方面主要做了一...

杨宏声:“开天初颂”——重读胡风《时间开始了》记感...

1949年,中国共产党战胜国民党,吧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同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围绕开国大典,国民党一系之外的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云集首都北京,彼此晤面、欢谈,频频参加会议,颇有开国气象。当然,也有一些郁郁寡欢者,非不喜也,忧亦系之。每于灯火阑珊处,黯然伤神,这就是诗人了。他们能够在极热闹时,敏感到什么,同时内心又涌动诗情。这样的时候,汹涌的诗句业已冲破主观的堤坝,诗意的...

杨宏声:1968年(《新诗传》之一页)

小序 我们是幸运的一代人,冥冥中有命运的眷顾一直在起作用。更大的必然性,归属于社会,归属于文明的生命;还要大的必然性,则源于我们所在的星系:我们看得见及看不见的行星和恒星。绝对的宇宙必然性肯定是有的;绝对的无中生有肯定是有的;绝对的归属于个人的命运的影响肯定是有的,否则就不会有人类的极度的喜和悲。我们大多数人所获得的命运之变,乃是一个平均数,但这只是一个平面的看法。深入到一颗水珠的内部或深入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