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扑火

天不知已黑了多久,有一阵小雨似下非下的迎面拂了过来,刚从灯光眩眼的特别审讯室出来跨进黑幕中的我,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六月天,在这阴气沉沉的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内竟凉似深秋! 激烈的驳辩、争论、讥讽、针砭、以攻为守、旁征博引、抽茧剥丝、缄默无言……审讯和反审讯中那一幕幕生死攸关的酷烈交锋,那种有如老鼠闯进猫窝里的悲壮场景还在令我热血沸腾,但我的心却已跌至冰点。我忽然想到了因我第一次坐牢而病情加重的妻...

沈默:浴火

昏暗的石子路踉跄着向后退去,雨旁摇摇晃晃的陋屋象幢幢鬼影般向他扑来,但借着酒壮胆,他无所畏惧。 王阿根今天穿了件深藏青色的茄克衫,有八成新,底下是一条哔叽呢的旧西裤,一双白色旅游鞋。他不喜欢穿牛仔裤,嫌这劳什子太紧,小弟弟有些被拘禁得象是透不过气来似得感觉。 他虽然从小生长在上海,但家境贫寒,文化大革命中又接受过贫下中农再教育多年,因此看上去始终有些土气。他长了个典型的国字脸,浓眉大眼,就是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