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悼念巫宁坤先生 缅怀表兄胡思杜

美华视界 2019-08-15 巫宁坤先生 《美华商报》主编雨尘有幸结识并采访过巫宁坤先生,在美华专栏多次刊载他的文章,至今尚在连载。虽然我与巫先生未曾谋面,一直对他的遭遇充满同情,对他的人品充满敬仰!得知老人家辞世,令我震惊与悲痛,他那沧桑与磨难的一生,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九死一生的经历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 阅读巫老先生的著作,总让我想到我的表兄胡思杜——胡适的二儿子。1948年,他拒绝与其家人...

陋兰:胡适之子:走完自己选择的路

胡思杜,胡适的次子。在他短暂而平庸的一生中,做过的唯一一件“大事”,就是写了一篇痛批父亲的文章《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然而,这篇罔顾人伦的文章只不过使他热络一时,并没有给他戴上诸如“大义灭亲”之类的红色光环,他身上所背负的“原罪”是洗刷不清的,并最终将他压垮。 常言道“虎父无犬子”,但这句话在胡思杜身上并不适用。胡适学富五车,胡思杜却学无所成,在美国读了两所大学,不仅都没有毕业,而且最后由...

贺卫方:胡思杜

今天翻阅北京大学图书馆编《北京大学图书馆藏胡适未刊书信日记》(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看到两通胡适次子胡思杜在1939年前后给胡适的信,不禁想起这位名字都被胡适赋予特殊意义的胡家公子的命运。过去读书,似乎对于思杜都是语焉未详,只知道他当年未随父母赴台,后来曾有公开信宣布与父亲决裂,再后来自杀身亡。在网上检索,发现下面一篇佚名文章,读之不胜唏嘘。改正了几处明显的误植,转载在这里。又:此文说胡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