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悼念巫宁坤先生 缅怀表兄胡思杜

Share on Google+

美华视界 2019-08-15

巫宁坤先生

《美华商报》主编雨尘有幸结识并采访过巫宁坤先生,在美华专栏多次刊载他的文章,至今尚在连载。虽然我与巫先生未曾谋面,一直对他的遭遇充满同情,对他的人品充满敬仰!得知老人家辞世,令我震惊与悲痛,他那沧桑与磨难的一生,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九死一生的经历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

阅读巫老先生的著作,总让我想到我的表兄胡思杜——胡适的二儿子。1948年,他拒绝与其家人离开大陆并进了华北人民革命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学习,积极要求进步,当胡适在50年代遭到马列主义批判时,背负着与生俱来的罪恶感的他,急切地渴望被新政权接受,为此, 他主动交出父母留下的一箱子钱财细软,并写了“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他称其父出卖人民利益,与帝国主义文化密切结合。在“百家齐放,百家争鸣”口号的鼓动下,他公开与父亲划清界限。为了入党表示要为父亲赎罪,并向领导提出教育改革的建议。想不到这一切的结果却使自己沦为了右派,被任教的唐山铁道学院定为卖国贼。

胡思杜

在悲观与绝望中,思杜表兄于1957年9月21日上吊自尽,时年36岁。我与他年龄相差20余载,至今仍记得他会把我高高举过头,带我到东安市场买我喜爱的“好吃的”等,成为无尽的回忆与怀念。

尽管同在大华府,遗憾的是未曾得见巫老先生。令人遗憾的是他中断了正在攻读芝加哥大学英语系博士学位的课程,应邀到燕京大学任教。归国不久,即赶上一个又一个政治运动,与思杜表兄一样,他也被打成右派,过着受难的坎坷生涯。而令人敬佩的是,他受难而幸存,向广大读者馈赠了涵盖其在新中国亲身经历的悲欢离合的生活见证,而思杜表兄却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尊敬的巫老先生,您昂着高贵的头走过了漫长的人生历程,如今得以安息主怀,愿您一路走好!

阅读次数:3,4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