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玮丽: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1983年我考入国际关系学院英文专业研究生时,导师巫宁坤先生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我因为不曾在本院读过本科,所以从未见过巫先生。入学后大概过去一个多学期了,有一天在校园里,同班同学惠指着前面一个背影说,看,那就是巫先生。他当时已64岁。“看上去好年轻啊!”我脱口而出。 此前,我对巫先生的印象完全是抽象的。知道他曾经背负着“右派”——甚至是“极右分子”——的“十字架”二十多年,从半步桥、北大荒,到清...

范玮丽:77级,一个时代的“符号”

人到中年,往往好回忆,或曰怀旧。 回首往事难免有“弹指一挥间”的感叹。 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时,曾赋词“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可谓是风云变幻、天翻地覆的三十八年。 今年正值1977、78级大学生毕业三十周年,报纸征文,引出不少回忆。 虽说毕业三十年不敢与伟人两次登上井冈山的中国历史相比,但作为文革后的第一、二届大学毕业生——在百废待兴的文化荒原中进校,在欣欣向荣的改革开放初期走上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