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华:2017普利策奖得主:死磕吹破牛皮的川普基金

Share on Google+

作为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普利策奖今日颁布,之前一直被看好的《华盛顿邮报》David Fahrenthold不负众望,以那篇“Trump boasts about his philanthropy. But his giving falls short of his words.” 获得了“最佳国内新闻 National reporting”。

David Fahrenthold这篇报道的关注点不能算大,就是调查了川普和他基金会的捐款情况。川普的嘴炮多了去了,“吹嘘自己的捐款”只是其中一个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点,却需要记者投入几个月的精力去调查,最好诠释了什么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上周,实习的电台做了一期节目,谈川普基金会。

节目开始前一天,在选题会上,坐我对面的制作人姑娘说她请来了电台华盛顿邮报的记者,David Fahrenthold,然后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八卦模式。

业界的传言是,Fahrenthold是这届大选一水儿政治记者中的翘楚,谈及川普基金会这个题,如果他说自己第二,没有其他记者敢说自己是第一。如果照着这个势头,今年的普利策奖就是他的了。

David Fahrenthold1

(诶嘿)

故事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一月末的时候,共和党初选还没结束,Fox组织了一场辩论。不过那时候川普跟Fox女主播Megyn Kelly撕逼,所以他不单拒绝出席Fox的辩论,还在同一时间举办了公益活动。

据川普自己说,他那一晚上给老兵募捐了600万美金,其中有100万是他自己掏腰包出的,这些钱将捐给数个慈善组织。

再说Fahrenthold那边,他 2000年加入华盛顿邮报,常年报道政治和国会山,在这届大选中,他负责报道共和党候选人川普。二月初的时候,在平日的报道之余,他开始给慈善组织打电话,问他们收没收到来自川普的捐款——其他人捐给川普、让川普捐给慈善组织的捐款。

他从二月初找到三月初,答案是没有。为川普竞选的工作人员也不鸟他。三月的适合,Fahrenthold发了一篇文章,名为“What ever happened to all that money Trump raised for the veterans?”

一直到五月,有一天晚上,已经是共和党候选人的川普终于怒把善款捐了出去,第二天,他召开记者发布会,大骂记者无中生有……然后他说,他是一个大慈善家,他的川普基金会里捐出过不知道多少钱。

于是六月的某一天,华盛顿邮报总编Marty Baron在电台里遇到了Fahrenthold,他跟Fahrenthold说,要不要你去查一下川普基金会?

Fahrenthold去查了。他首先去找川普的工作人员和川普基金会求证,但是六月这会儿川普已经撤销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证了,关系闹得很僵,所以从川普这边拿到捐款名单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Fahrenthold选择了一种很原始的方式:他开始在网上查过去的新闻稿,如果看到川普出席了某慈善活动,或者川普的名字和某慈善组织出现在了同一篇文章中,Fahrenthold会拿出小本本,把这家慈善组织的名字写下来,然后给他们打电话。

“从2009年至今,你们收到过来自川普个人的捐款吗?”他问。

具体画风是这样的:

David Fahrenthold2

(川普没捐过的话,在旁边写Never; 不予评价的话写No Comment)

后来Fahrenthold发现,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点难,而且川普那边的工作人员根本不理他。于是他开始每天在Twitter上发调查进展,时不时地@一下川普,然后让大众网民为他提供线索。

比如有个阿姨去剧院看戏,突然发现自己的座椅是川普捐的,于是把椅子拍下来发给Fahrenthold。

David Fahrenthold3

(2008年,川普给这家剧院捐了$2,500)

比如Fahrenthold在给慈善组织打电话的适合,发现川普用川普基金会的钱买了好多张自己的画像(有的2米高)。讲道理,基金会的钱买的东西必须捐给慈善机构,所以Fahrenthold一直在找这些画像到哪里去了。后来有网友帮他翻了travel advisor,发现画像在2016年2月的时候挂在川普旗下的一家酒店里——这张画像现在是商用的。

David Fahrenthold4从6月到现在,Fahrenthold联系了344家与川普有关的慈善组织,翻遍了川普基金会到14年的财务报表,发现了这些事情:

1.川普个人捐的钱绝没有他说的那么多。

2. 川普基金会的钱大部分是别人捐的。比如如果有人要给某慈善组织捐款,川普会让他先把钱捐给川普基金会,然后以川普的名义捐给慈善组织。在这个过程中,川普本人分文不出,却名利双收。

3. 川普旗下的酒店曾几次被当地政府罚款。与其支付数十万美金的罚款,川普用基金会里的钱(别人捐的钱)去给当地慈善组织捐款,以此抵消罚款。

在节目中,有人问Fahrenthold为什么不去调查克林顿基金会。Fahrenthold说华盛顿邮报里有同事在调查,更何况克林顿基金会跟川普基金会规模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有2000名员工,每年捐出上亿美金,钱自然不能都来自克林顿夫妇的腰包。

然而川普基金会属于个人基金会,一般这种基金会中的善款大多来自创始人,像川普这样靠别人捐款运营自己基金会的极少。更何况用善款来为盈利性的公司牟利这种事情,已经引起了纽约州检察官的调查。

有人打电话到台里,怒气冲冲地问NPR怎么这样一副“左派嘴脸”,只报道川普基金会,不报道克林顿基金会。主播一次又一次无奈地说,“我们一个月之前就做过克林顿基金会的节目了啊喂!”

还有人打电话来说,他们今年本来不想投票的,但是听了这期节目之后,他们决定11月投票给希拉里。

当然,我服Fahrenthold,并不是因为他的调查对象是川普,而是因为这种耐得住寂寞、半年死咬一个题的决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

你感受一下他的笔记就知道了。

David Fahrenthold6David Fahrenthold7 David Fahrenthold8 David Fahrenthold9 David Fahrenthold10 David Fahrenthold11 David Fahrenthold12 David Fahrenthold13 David Fahrenthold14 David Fahrenthold15 David Fahrenthold16 David Fahrenthold17 David Fahrenthold18作者:波士顿大学新闻&政治在读生

微信公众号:金鱼的妄想症

微博:李卫华一直在写

邮箱:weihualinews@gmail.com

来源:传送门

阅读次数:15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