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下一个春天
一定会复活,人生已经
过去多少个春天了

黑暗的土壤
会不会在这一个春天
吐出他长久的死亡

疼痛的身体的铁轨
一直疼痛到遥远的远方
野蛮的火车驶过,我依然
在站台上等待着那复活的
黎明的曙光

2018年3月26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