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的演变令人担忧。9月28、29二天的港人和平集会与游行受到了港府当局的阻止,警察向示威人群发射了多枚催泪弹,并有警察以标语警示市民离开,否则“开枪”,开什么枪?橡皮子弹,还是实弹?不知道。据闻中央政府与港府有武力镇压的预案,相关负责人向国家元首习近平请示,要求武力镇压升级,但遭习否决。香港部分学校已发起罢课,部分企业界也发起了罢工,香港多处地段为示威市民、学生占领。

香港以上事件的发生,是由于中国中央政府当局否定此前港人普遍要求的真普选,即不对候选人设立限制的特首选举,中国中央政府的代表机构全国人大于8月31日发布了一个决定,否定了港人要求真普选的要求。故而香港学联等组织提前发起了“占中”抗议运动。

问题的焦点是明确的,即是否让港人真普选?中国中央政府当局担心真普选会选出为中央政府所不喜欢的特首,更担心香港的真普选会刺激中国大陆的民众对民主的要求,故而顽固地行使了否决权,但这一否决权却并不符合中英关于香港的联合声明,也不符合具有规制香港社会基本功能的《基本法》,在这二个重要文件中,关于香港的治理原则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央除国防外交事务外,并没有权力干预香港事务,因此关于特首选举这样的政治安排理应属于香港的内部事务,并不在中央政府的权力范围内,由此,全国人大的决定应是越权的决定,无效的决定。然而,依据中国中共政府的惯常的行事逻辑,中共政府一般是不会承认自已决策的错误的,更不会轻易纠正自已的错误。由此,造成了香港事件目前的僵局。

接下来怎么办呢?对于中共当局来说,提升武力镇压力度,无疑是制造另一个六四事件,也可能是更为损失惨重的流血事件,这样做的代价是引发国内、海外的广泛谴责与制裁,港人可能的武力反抗,流血冲突,甚至一定程度的内战,香港事件对大陆的波及与影响,这些很可能是中共当局所不能接受的。武力镇压并一定会给中共当局如“六四”一样再次背上不名誉不道德的丑陋包袱。这也不是习近平先生所需要的。

不能武力镇压,秩序就不能恢复,政府的管治就失控,这同样是一种不正常状态,显然不可能持续下去,那么就只有第三条路可走,那就是中央政府及港府当局承认、接受民意诉求,认可港人的真普选要求。这样做,似乎有伤中央政府的自尊,但却是唯一可行之路,也是代价最小的选择。

让港人真普选,有什么不好呢?有什么危害呢?民主选举是世界性潮流,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与地区都已经成功地实施了以普选方式为标志的国家民主。香港作为世界贸易、金融、航运中心,作为一个自由港,作为一个较为发达的经济体与相对自由的社会(与中国大陆相比较),香港优良的法治与较高的公民素质,这一切决定了香港完全具备全民普选的条件,为什么不让他们按照他们的意愿去选举呢?为什么要将大陆的愚蠢意志强加在港人的身上呢?让港人真普选,天就会塌下来了吗?天当然不会塌下来。香港的民主有益于香港社会内部的治理,有益于港人权益的保障,为什么要反对呢?如果真的为港人的利益着想,就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至于香港普选对大陆的“负面影响”那是思想认知问题。民主是时代社会进步的潮流,大陆也要向民主方向开拓发展,受香港民主的影响应当是好事,是可取之事,没有理由要将其视作不好的事情。有人在设想,如果香港普选了,选出了中央政府不喜欢的特首怎么办?我认为,这又有什么关系?港人选举的是他们的领导人,只要香港的未来民选的领导人不公开主张独立,不公开以武力反对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完全可以容忍、接受,而不必有所顾忌。

作为中国国家大事的最高与最终的决策人,习近平先生对香港目前存在的问题负有重大责任,这是一个关键的历史关头,他的选择是影响历史进程的,对香港对中国都是如此。在此,我希望习近平先生以国家民族的利益为重,充分尊重港人的自治权利,将为港人所需要的普选权利给予他们,让他们真普选,让他们走上光明的文明的民主大道,这样做才是明智的,而任何相反的做法都无法令人信服,也不可能有效。

 

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