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当局有两个大动作,一个是在学界不动声色地反右,一个是在官场大张旗鼓地反贪。

乍一看去,这两件事完全是互相矛盾的。众所周知,在这次知识界的反右运动中遭受压制的好几位学者,都是长期以来对贪污腐败现象进行认真调查研究,并且从理论上、原则上以及具体操作层面上提出各种解决办法的人。例如清华大学的秦晖教授,早在七年前就撰写系列长文大力倡导公正原则,批判所谓“掌勺者私分大锅饭”、“抢来本钱作买卖”,既反对当年那种无竞争的伪公正,又反对现在这种无公正的伪竞争。经济学家何清涟根据官方披露的各种有关数字和材料写成《现代化的陷阱》一书,最近又发表了分析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长篇论文,从实证和理论两个方面,对中国官场腐败现象的现状与成因进行了深刻的揭示。政治学家刘军宁则从自由主义和宪政思想入手,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新闻监督,保障公民自由,防止权力滥用,以制度化的办法根治腐败。李慎之在《风雨苍黄五十年》一文里明确指出:时至今日,“中国进一步改革的条件不但已经成熟,而且已经烂熟了,不实行民主,人民深恶痛绝的贪污腐化只能越反越多”。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倘若当局真心反贪反腐,它就该容忍并且鼓励这种声音,为何却要封杀呢?

再看当局在官场的反贪行动,表面上大张旗鼓,煞有介事,略一深究便发现破绽重重。虽然前有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枪决,后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判处死刑,可是,中共建政五十年来第一走私大案福建厦门远华案,至今还没有牵出一个大人物。前一段时间盛传江泽民的亲信、原福建第一把手、现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和他的妻子林幼芳涉案,现在又传说江泽民办公室主任贾廷安涉案,闻者皆以为不会是空穴来风,但很快都被当局出面否认。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不反腐败要亡党亡国,然而却把腐败的原因归于“西方的影响”。江泽民多次讲话,坚决反对“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不少新闻记者要写揭露官场腐败的报导,竟然受到来自领导部门的压力,有的甚至被抓进监狱;更不必说民间人士成立的反腐败团体了。中国的老百姓并不蠢,尽管当局反腐败声势浩大,没人相信能真解决问题,也没人相信当局真有解决问题的决心和诚意。

其实,今天当局的反腐败,无非是新一轮权力斗争而已。学界反右,官场反贪,貌似矛盾,但着眼于权力斗争,它们正好相辅相成。

今天中共官场的腐败程度,堪称世界之最。这是中共的历史造成的,也是中共的制度造成的。当初中共以暴力的方式推行共产革命,消灭了一切私产,政府垄断了整个国家的全部物质资源和所有的经济活动,这就为它的贪污腐败创造了最大的基础;尔后又在没有起码的公共监督的条件下推行经济改革,这就为它的贪污腐败提供了最大的便利。共产党的腐败和共产党的专制是不可分的,两者结成一体,共同形成了当今中国社会的癌症。

中共当局深知,腐败不可真反,因为要反腐败就要反专制,唯有反掉了专制才能反掉腐败。但腐败也不能不反,毕竟,社会上要求反腐败的呼声太强。另外,反腐败也是清除异己的一个好借口。既然是无官不贪,谁都有一把小辫子捏在别人手里,就看是谁整谁了。如今江泽民既然贵为“核心”,反腐败就可以成为“江核心”推行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路线的一件利器;贪污腐败不要紧,只要紧跟江核心。

可以断言,中共这次反腐败运动绝不可能奏效,相反,只会越反越腐败(李慎之语)。二十多年来,中共就没停过反腐败,其结果又如何呢?还记得八十年代初期商业部长王磊的故事吗?当时王磊不过是在丰泽园白吃了一顿饭,事情披露报端,引起轩然大波。这事放到现在真是何足道哉。中共在腐败的路上走得太快了,太远了。可是它至今仍然拒绝政治改革,拒绝分权制衡,拒绝公众监督。如一位学者所言:“共产党垮台是肯定的,可恨的是它非要拉着全中国给它陪葬不可。”一切不甘心让自己和它陪葬,不甘心让国家和它陪葬的人们,必须挺身而出,为早日结束一党专制而努力。□

《北京之春》2000年9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