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

还是在路过贵阳的时候,拜访了一群非常富有团队精神的,非常富有理论水准的,非常勇敢坚毅的,也都经历过牢狱之灾的卢勇祥、李任科、廖双元、黄燕明、曾宁、康成等民主义士后,匆匆在网络上搜索,发现有位署名为东游西荡的先生,写了篇文章。大意是说:杨天水等在力捧上海的李国涛,在造神,在为罪恶辩护。

路过杭州的时候,终于病倒了。不得不在这里的郊区找个民房,暂时休整一下。但是心中难以忘记东西先生的见解。觉得非常有必要和这位不愿意暴露真名的先生交流一下。近来杭州的天气,由阴雨转入晴朗,身体也慢慢康复起来,回复东西先生,就是当务之急了。

东西先生,什么叫力捧呢?难道李国涛先生为了中国大陆的人权和民权的牺牲不是事实吗?难道他过着一种异常简朴的节俭的日月,同时却在积极帮助朋友不是事实吗?你吃醋还是嫉恨?要是吃醋,你也为中国的人权和民权做点牺牲,那么同样会有人如实地报道你、赞扬你;你嫉恨,那只能说明你站到了中国历史上最腐朽落后的专制腐败势力一边。中国有太多太多的官场丑恶、黑恶势力欺压国民的恶性案件,你激愤过、嫉恨过吗?为什么对追求自由民主这些普世认同的价值观念和制度,你就激动而嫉恨呢?你的做人的基本良知抛弃到了哪里?我们在小猫小狗那里,都经常看到它们为同类受到侵权的痛苦,而呻吟而吼叫,在你这里我们看到你连动物界最一般的最常见的同情心也丧失了。

今年八、九月,国涛会同很多义士,呼吁废除劳教制度。难道他行使宪法所赋予的请愿权利,聚合很多有良心的国民呼吁大陆当局废除缺少宪法依据的,危害人民的劳教制度,不是合理合法的义举吗?因此他遭到当局软禁月余,我们报道事实,为之呼吁公义,就是造神?东西先生,你懂得什么叫造神吗?一个公民,使用最温和的手段,请愿而已,别人看到他因此而遭到不义而非法的待遇,为他说几句公道话,你就愤愤不平,歪曲事实,强名之曰造神,你的用意何在?报道一个国民的人权和民权遭到侵犯,是造神吗?我们使用造神一词是很慎重的,比如类似你这样的东西先生,骨子里对自由民主刻毒仇视,事实上是对专制腐败势力顶礼膜拜,但是我们不说你心里在造神,我们只是认为你是专制腐败势力的辩护者而已,并且乐于站在真理和正义的对面,百般敌视之。

东西先生的文章里说,哪个国家都有法律。然后又含沙射影说我们为国涛先生辩护,是为罪恶辩护。

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东西先生,你对人类成员基本权利受到侵犯,不但没有同情,反而诬之为罪恶,你的恻隐之心丧失了;将追求自由民主说成是罪恶,你是非之心丧失了。

不错,哪个国家都有法律,但是民主国家的法律和专制国家的法律,是一样的法律吗?中共专制制度下的法律,是党意和党利的表达?还是民意和民利的表达呢?那些法律经过哪个国民的同意?维护是社会整体的利益还是少数人群的利益呢?举世皆知,这样的法律,多半是恶法,既缺少合法性,更缺少公正性。即使是这样的恶法,国涛先生,还没有完全放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机会,利用其中宪法名义上认可的请愿权利。这样的行为是罪恶吗?这样的行为是我们中华民族永远需要承认的义举,既合理合法,又利在人民,利在千秋万代。你颠倒了是非,为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邪恶势力和罪行辩护,却倒打一耙,指责为国涛先生的辩护是为罪恶辩护。凡有良知血气者,都能够看到你正是孟子所说的那种“无是非之心者”,是一种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偏袒邪恶的人物。

我们从来不小看你们这样的人物和力量。目前在中国大陆,邪恶的制度和邪恶的势力,以及他们舆论上和人力的帮凶,是非常强大的。但是我们不恐惧你们,你们有胆量让人民行使选举权、罢免权吗?你们有胆量让人民行使政治参与的最主要的两种权力—全民公决权和全民复议的权利吗?我们不敢说我们的见解是真理,但是你们有胆量放弃自己的特权,让人民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下,自由讨论,判定是非曲直吗?

其实你们没有这样的胆量,你们连互联网也要封锁,害怕人民知情权,害怕人民了解真相,害怕丢失专制腐败势力的既得利益。

我们可以断言,中国大陆的专制腐败势力,以及它们形形色色的帮手和帮凶,除了在打压、绞杀、迫害自由民主运动方面,胆大妄为、肆无忌惮之外,在放弃特权和既得利益方面,他们都是胆小如鼠的,在他们眼里,除了自己的利益,还是自己的利益,他们是利益的奴隶。利益奴隶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是要丧失是非之心的,同时也就必然站到黑恶势力的身边,充当罪恶的鼓手和卫士了。

杨天水于华东

2004年11月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