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

杭州的作家傅国涌曾经写过这样的文章:“莫道杭州无男儿”,提到了一般人的偏见,以为杭州山明水秀,地气偏暖,养成了人们温和柔软的性格,尤其是男子也多数温和柔弱,但是杭州有的是豪杰般的男儿,陈龙德就是其中的典型。

昨天安徽蚌埠的张林、上海的李国涛和戴学武,加上我一行四人,前往西湖之滨,看望龙德先生。这是我首次知悉并认识到杭州有这样的男儿。几个小时的接触,回到杭州北郊,直到现在,心中难以平静,为一种难以明状的情感所折磨,为龙德先生的遭遇和精神所冲击。

龙德先生的家位于离西湖边不远的皮士巷,住在五楼,房子里非常简陋,除了和善而神态安然的年迈父母之外,就是一些陈旧的家具和用具,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物质的气氛。

龙德四十七岁了,方正而冷俊,有鹰隼般的眼睛,目光坚毅而堂正。原来他是杭州铝制品厂工人,七九年民主墙时代,就参与了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八九民运大潮时期,他同样勇敢投身,被官方强行判徒刑两年,出狱后继续奋斗,九六年再次遭到政治迫害,被劳教三年。当时中国人权的有关资料是这样报道他的—

“陈龙德今年三十九岁,原是浙江铝制品厂工人,因积极参加“八九民运”,印制散发传单而被以反革命宣传罪判刑三年。出狱後参加了多次人权民主活动,也是九五年浙江省所发表的公开信建议信的发起人之一。在魏京生於九五年十一月被审判期间的恐怖高压下,陈龙德和王东海等人一起签名发表公开信,要求立即释放魏京生和依法公正对待魏京生。陈龙德因为参与这些活动而多次遭到拘禁逮捕。” 交流之间,他说道—

“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要实现的是中华整体的福利。由于守旧势力的强大,以及中国大众整体上的民族劣根性,这个道路还很漫长。我们不能急噪。”

“同时,我们必须走和平理性的道路,摆脱前人的以及传统中国文化中的暴力造反的意识和方式。因为渐进的和平的道路,更能够减少社会变革的成本。”

“我们的处境异常艰难,官方掌握了整个国家机器、现代化的物质力量、现代化的技术装备,从各个方面将我们陷在力量弱小的状态。如此的力量对比之下,我们就应该理智而坚韧,准备充足的耐心。”

“更严重的是中共乃密谋造反起家的集团,起初在俄共的支持和操纵下,逐渐建立了自己的特工系统,而这个系统加上军队、和舆论工具构成了专制腐败的保护网络。尤其是这个特工网络,已经深入到中国社会每一个细胞之中,掌握和控制了整个社会的动向,使得国民正当的自由民主的追求难以成长壮大。”

“由于共特对自由民主人群和运动的渗透,目前基本上在我们的周围,共特多于民运。共特不断地渗透,不断的制造混乱,不断地以伪民运压真民运等等,都构成了我们极大的困难。因此,如果一个人真正地想对自由民主运动负责,那么他就一定会在鉴别真伪上下功夫,提高警惕性,增强防范力。”

“中共已经变化为一个利益集团,早期革命时代的理想主义丧失殆尽。由此而可以知道它的腐败,有两种因素推动,一是权力不受制约,二是人人成了利益奴隶。”

“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是一项广泛性的民动运动。仅仅依靠精英的那种思路是狭隘的有害的。正因为它必然是一场民众性的运动,我们才不能过高地估计自己,必须看到我们只是参与者,还必须努力启蒙,以便更多的国民参与,只有社会的各种力量,包括中共内部的自由民主力量兴起,那个时候,整个中华民族的自由民主事业,才能够水到渠成。”

龙德先生在劳教所,受到过异常残的、毫无人性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警官们轮番殴打他,同时还唆使那些为了利益而抛弃基本人性的犯人轮番殴打他。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殴打?很多电警棒一起使用,长时间拳打脚踢,侮辱人格的巴掌耳光,掐住他的头颅狠命地撞墙撞地,整年累月地这样殴打他、虐待他、侮辱他。有一次,他实在无法忍受如此的折磨残害,便从三楼跳下,两天以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之上,两腿受到严重伤害,右大腿股骨摔断。就是这样,劳教队的警官们不久之后,就从病床上押走了他,然后让劳教人员中的帮凶,架着他出工收工。可以说,龙德先生是倍受摧残。

提到这些事情,他很平静,也很理性,没有因为受到那样的残害而失去公正之心。他说:“警察们直接的殴打,还有点节制。最残酷的是那些受到唆使的劳教人员,他们是极端残忍的。”

由于不断的政治迫害,以及不断的因为这种迫害造成的困境,龙德至今仍然是单身。龙德拄双拐,行走不便。但是坚持陪同我们游览西湖。我们几个人漫步于西湖东岸,累了就坐到露天公园的石阶之上,继续聊天。我们了解到,他自劳教队回到社会以后,由于下肢残废,一直无法就业,在家里依靠父母的一点退休金艰难度日,他的父母都八十岁左右了。

龙德是非常有节气的人。张林、国涛、学武三人,建议他去申请残疾人的生活保障金,以及申请低保,他都执意不能首肯。朋友要帮助他,他都一概坚决拒绝。他说:“我们追求自由民主,不是为了个人发财,也不是为了将来的个人权力。而是为了社会制度的转轨,为了国民能够掌握权力和节制权力。民权才是我们的目标。”在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真正的贵族气魄,那就是英武不屈,保持节气的气魄。真正的而非虚假的贵族气魄,不是家庭出生于特权阶级的产品,而是一种后天养成的品格素养。我们为中华民族拥有这样的男儿,这样真正的贵族品格,感到荣耀。

杨天水于华东

04年11月6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