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侵权不断

Share on Google+

中国各地的警方或国保,习惯了旧思维,一直视人权活动人士或民权活动人士为敌人,随意加以限制、拘谨或逮捕。多少完全依法行使言论权、获得信息权或传播信息权的异议人士,突然之间就失去了自由,或者连家庭一起受到来自多方面的威吓和压力。

山东民权勇士任杰遭到逮捕

任杰,是大家不熟悉的名字,但是如果认真阅读他的文章,就会了解到他有深刻的思想,清晰的逻辑,热烈的爱民情怀。

根据他的一朋友的邮件,我们大体了解到他遭到迫害的情况,邮件说—

“任自元,笔名任杰,家住山东省济宁地区邹城市(东大门大街和西大门街的交叉路口的)塘子西街(五号对面的巷子)通河胡同8号,从邹城长途汽车站出来坐三轮车2元前就可以到。

任毕业于济宁师范专科学院,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原任职邹城十中语文老师。4月28日,任到武汉和我见面(具体见我在自由中国论坛的帖子)。当时任到武汉和我谈之前,应该还到其他地方,如上海进行了串联。

5月9日武汉国宝来我上班的地方找我公司的保卫科长(后来才知道,是我上班的地方有一个轮子功的成员),晚上,我把这个事情跟任讲了(其实当时他的电话早从1月就开始被监控)。

过了几天,任离开山东老家,并电话通知其家人焚毁一些书面资料。

5月10日任在江苏南通被捕。

5月11日邹城公安去任家里搜查,并出具了搜查证明和拘留证明,传唤其父母问话,拘留证明的内容为:任因为“涉嫌非法买卖武器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拘留。6月1日济宁检察院批准了公安局的逮捕报告,但当时这一通知并没送达到任的家人,理由是有碍侦查。

6月8日,9日我在武汉被传唤,根据推测,当时他们应该也去了上海等地进行了相同的调查。

6月17日逮捕通知书送达任的父亲任汝生,逮捕通知书的内容为:任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并通知其可以聘请律师并送衣物给任。取消非法买卖武器的指控。

7月万里到达邹城,见到其父亲。

根据推测,指控其颠覆罪的依据应该有两点,一,串联,既所谓组建大陆民主阵线,二,宣传其主张。但第一点无物证支持,只能靠被串联人员的口供。第二点,无法证明宣传的文章是任自己散发的,虽然可能证实其内容为任的作品。

目前最重要的是律师的介入,了解控方的指证内容,并约见任,同时了解开庭时间。“

一桩文字狱在山东济宁紧锣密鼓进行了。任杰父母是城市贫民,还有一种说法是贫困的农民,无论如何,他家非常困难,文化也很有限,对请律师的程序并不熟悉,应该也无财力请得起律师。山东的朋友们正在考虑为任杰请莫少平律师做他的辩护律师。

杨春光受到暗中调查

诗人杨春光,有非常的民权热情,曾经是九八年中国民主党辽宁筹备分部的主要人物之一。他一向坚持和平公开依法渐进的民主道路,郑贻春被逮捕后,他积极声援,向媒体透露消息,参加一审的旁听,不断以多种方式参与救援活动,由此而遭到当地警方的语言个控制,据说前不久,那里的警方已经着手调查他的问题,他面临更加深重的政治迫害。他的妻子很年轻,孩子很幼小,他目前自己月薪一千多点,扣除,买房子的分期付款后,只剩下四百元,加上他微薄的稿费,聊以度日。可是那里的警方,经常拦截他的稿费,就造成他家更加紧张。他更担心,如果遭到逮捕判刑,那么妻子和孩子如何生活?

透露普通消息,有什么罪过?表达不同政见,违法宪法哪条?

王迎政被关押过十个月

王迎政,徐州铜山人,不到三十岁,身材高大,一表人才,高中的时候,因为反对一党专政,被监禁三年,后来在东北越境,企图经过俄罗斯归向欧美民主世界,遭到殴打、关押。他为人耿直,不趋炎附势,不花言巧语,不拨弄是非,所不足者是有点年轻任性,但是他人品纯正,根子上是个好料子,志向坚定不移,一直向往和民主世界取得沟通。去年在上海,翻越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围墙,向领事递交一些呼吁书,结果被关押了十个月,释放后在苏州打工。直到前不久,我们才通过一个善良的朋友得知他的不幸遭遇。

朱利峰最近失踪了

朱利峰,浙江人,不到三十岁,以前留学英国和美国,攻读医学学位,曾经和王炳章有过交往,后来回国,遭到劳教,几年的劳教结束后,今年上半年释放之后,自己经商小生意,一直不顺。大约七月上旬,他到西安拜访林牧老先生。按照原来计划,西安之行后,他到北京访问几个朋友,然后返回浙江的途中,到南京东山和杨天水一会,就如何谋生交换意见。可是二十天来,浙江的和江苏的很多朋友,一直无法联系上他,直到刚才,结果仍然如此。

是不是朱利峰也同样遭到拘禁,秘密关押在哪个牢房里呢?我们为他的失踪焦心。有的朋友推测,很大可能是他又遭到侵权了。

李国涛基本人权屡遭侵犯

前天,就是张林被判五年重刑的消息欲出未出之际,上海嘉定区的二位国保,到了他的门上,又是什么法律手续也没有,就带到附近的一个地方,讯问了三个小时,直到今天他的电脑、电话,还在被切断之中。

人权入宪,并没有改变中国大陆警方随意侵犯基本人权的习惯。中国的异议人士,就象笼子里的鸟,人家要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2005年8月4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