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911恐怖袭击与美国的中东政策

Share on Google+

美联社十一日电: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拒绝接收沙特阿拉伯塔拉尔亲王的一千万美元救难捐款,因为亲王在一项声明中说,世贸中心遭袭的部分原因要归咎于美国的中东政策。

亲王的声明说:“在这种时刻,我们必需解决导致这一罪恶攻击的一些问题。我认为美国政府应重新审视它在中东的政策,并对巴勒斯坦问题采取较平衡的立场。”

朱利安尼断然驳斥这种说法。他指出:“这次攻击没有任何道德根据,干下这事的人杀害五六千无辜生命,没有权利提出理由。这些言论不但错误,而且它们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我完全理解朱利安尼的立场。因为无论美国的中东政策有多大偏差,它都不构成对无辜平民进行恐怖袭击的理由。再说,美国在中东地区一无军事占领,二无殖民统治,三无种族灭绝,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更何况,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在巴以之间进行调停,促成和谈,这是连巴解领袖阿拉法特都不否认的。以色列早就有发展核武器的能力,也仅仅是由于美国劝阻才没有发展。只要对中东问题略加研究,你就会发现其问题十分错综复杂,要找出一种令各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实非易事,你就不会轻易地责怪了。

沙特亲王的观点并不是孤立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不少人发表类似言论,一方面谴责恐怖分子,一方面又指出美国的中东政策是致祸之因。我对此种观点绝难苟同。让我忧虑的是,这难道不会产生鼓励恐怖活动的效果吗?

恐怖分子正可以这样教训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内部那些反对恐怖袭击的人们和派别:瞧吧!还是我们的办法灵。我们穆斯林兄弟受了那么多年的苦,遭了那么多年的罪,死了那么多人,整个世界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你们打了那么多次正规战,发过那么多次呼吁,到头来一点不起作用。事实证明温和路线根本行不通!事实证明正规战争也完全行不通!事实证明唯有恐怖手段才真有效!是的,以前我们也采用过恐怖手段,我们炸过美国的大使馆,还炸过以色列的儿童校车,但是我们以前还做得不够狠毒,杀死的平民还太少太少,所以效果不大。只有象911这样,一炸就炸死几千人,全世界才会为之震动,麻木不仁的各国人民才会充分注意到我们的不幸,才会注意到美国的罪恶,才可能形成压力迫使美国政府改正错误。这次我们只死了十几个人,只花了几十万元,我们就取得了过去死几百万人花几十亿元都得不到的成功。就因为我们比所有人想像的还更残酷;不错,我们的名誉遭到毁谤;可是我们却为整个阿拉伯-穆斯林世界争得了公正。我们不是英雄不是烈士吗?我们坚信,今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效仿我们的行动。只要我们心目中的正义没实现,我们就决不放弃恐怖活动,而且就是要针对平民,越残酷就越成功。

恐怖战是心理战。如果我们害怕了,如果我们赶快接受他们的政治勒索,如果我们回过头来去要求受害者“改正错误”,恐怖分子不就胜利了吗?美国是一个高度民主、高度开放的社会。美国的任何政策都是可以批评,可以争论、可以改变的。正因为人们有广阔的正当渠道去影响美国的各种政策,因此,任何人都绝对无权以反对美国的这一政策或那一政策为借口去制造恐怖活动。

一九九五年,美国奥克拉荷马联邦大厦被恐怖分子炸毁,这起爆炸案的主犯麦克维声称他是因为反对美国联邦政府所以才去炸联邦大厦的。当被问到,在联邦大厦工作的人都是普通工作人员,因而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杀害他们呢?麦克维说:他们甘愿为邪恶的机构服务,因此就是有罪。后来,麦克维被判处死刑,判决书上特地说明判死刑是因为他犯了谋杀罪,和他的政治观点无关。

众所周知,在美国,对联邦政府不满者大有人在;就连最支持联邦政府的人也承认联邦政府的工作决非没有错误,无可批评,但是那绝不构成进行恐怖活动的理由。你不能说,美国奥克拉荷马联邦大厦被炸的部分原因在于联邦政府自己的错误;你不能说,要解决联邦大厦遭受恐怖袭击的问题,就必须让联邦政府改正它的错误。

需要指出的是,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和针对专制统治集团的暴力革命是根本不同性质的两回事。你可以为暴力革命辩护,但是,任何人都无权从事杀害无辜平民的恐怖活动。

911恐怖袭击事件引起了许多人关注中东地区的矛盾,关注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然而,我要提请人们注意的是,和不少人想当然的观点恰恰相反,911恐怖袭击并不是中东地区矛盾尖锐化、激烈化的结果,也不是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尖锐化、激烈化的结果;而是中东地区的矛盾不大尖锐、不大激化的结果,是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矛盾不大尖锐、不大激化的结果。

恐怖分子是唯恐天下不乱,恐怖分子唯恐矛盾缓和。恐怖分子只是一小撮,他们在本国、本宗教内部都是规模很小的少数派,例如本拉登,除了阿富汗,连大多数穆斯林国家都不肯收留,正因为目前在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占统治地位的大多是相对温和的派别,所以恐怖分子才要隐姓埋名制造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其目的正是为了挑拨离间,制造混乱,趁混水好摸鱼,拼命使原本不大尖锐的矛盾尖锐起来,使原本不大激化的矛盾激化起来。由此可见,恐怖分子的目的决不是有限的,理性的。所谓反对美国的中东政策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而已。只有看清恐怖分子的巨大野心和反人类性,我们才能看清恐怖分子的罪恶本质。

2001年11月27日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8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