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由知识界本身的变化看,他们对自由主义有了更全面更深入的理解,对现存制度的惰性和整个民族的不成熟,也有了切肤之痛的反省。所以,经过了八九运动的悲壮反抗以后,他们也在学会了用“中国特色”的务实态度,在首先确保生存的前提下来推动渐进改革的过程。(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