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的文章,我谈到“风云”并不是实质的组织而是一种精神,即使中共现在强力地打压我,但“风云”还是会继续下去。“风云”第一部份工作就是希望能够找到足够的民主派人士参选,除民主动力协调各政党约300人组成“正规军”外,还需找百多名政治素人参选组成“新军”,目标是400多个选区都能有人参选,且尽可能不出现同区有多于一位民主派人士参选。这工作极之艰巨,但已在开展中。

但“风云”最后能否成功夺取过半区议会议席,关键还是在于投票率。若投票率只是2015年的约45%,或许会有一些议席进账,但离目标会是极之遥远,若是低于这数字,那就更加不堪。但若能提升投票率至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约58%,成功机会必能大大提升。

不过,从刚过去的立法会补选看,基于不同原因,投票率偏低。若情况持续,“风云”或会以失败告终。因此,“风云”的第二部份工作就是必须找到新的政治论述,让选民尤其是民主派支持者,有足够动力在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重新走出来投票。

除了死忠的支持者外,即使倾向支持的选民,他们会否投票,也会受一些心态影响。不同选民,心态各异,故也要有多元的策略。有一些人会看候选人是否有决心要赢,及有机会会赢。另一些人则会看投票是否有用,能否带来改变。

这也是为何“风云”倡议民主派要尽可能在所有选区都有候选人,并组成地区的政治联盟,好向选民展示我们是团结一致。如果能有一些元老级的民主派前辈再披战甲,组成“元老军”,与一众“正规军”及“新军”共同作战,应可提高整体士气。选民要明白,只要大家都踊跃投票,在区议会选举单议席单票下,民主派候选人要取胜,机会绝对是高的。

提地区议政纲领 改革区议会

民主派团队还可提出一份地区议政的民主政纲,向选民展示一旦民主派能取得该区区议会控制权,在地区管理上会与现在由建制派把持有什么具体不同。民主政纲可包括如何加强监察政府、更公平地运用公共资源、提升区议会所能提供的服务水平、提高区议会议事的透明度、及开放更多可让居民直接参与地区管治的途径等等。

当然,若民主派能取得区议会民选议席的一半以上,就很大机会能多取一个立法会议席及117个选委议席。港人能用来反对专制的政治资源就会提升不少,起码民主派能在2020立法会选举有更大机会取得近半议席,及中共也更难操控2022年的特首选举。

最近,中共想尽快进行23条立法已是甚嚣尘上,但林郑月娥一直说要等候一个合适的社会气氛。我相信若民主派在2020年立法会选举大败,那必是特区政府重启23条立法的时机。因此,为了阻止23条立法,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实在是非常重要的前哨战。

但在香港现在那么严峻的政治情况,面对非常强大的中共,港人陷入极度的无力状态,上述说法可能也不足以说服民主派支持者再次用选票去发挥政治力量。或许我们还要利用一点不少港人的投机心态。在2019年区议会,每一张选票的力量是很微小也不值什么钱,但若能结聚起来,配合民主派整体的部署,却有可能产生极大的政治后果。即使最后未能成功,个别选民的损失也是很小,可能只是耗用了他一个星期天走到附近票站投票的半个小时。

这就好像不少港人都会买六合彩,每注要的钱不多,中奖的机会却很小,但很多人还是乐此不疲,总会参与,尤其是当累积了大笔彩金的时候,因用很小的代价却换来一个可以是很大的梦想。在2019年的区议会,只要民主派能事前做好部署,过去曾投票支持民主派的选民,可把这次投票看为去买一注“政治六合彩”,即使“风云”最后未能成功,大家也没什么大损失,但一旦成功,政治回报却可以是非常大。用更正面的角度看,这也可以算是一笔投入小、风险低、成功率不高,却是高回报的政治投资。聪明的港人,我相信你们是懂得如何选择的。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苹果日报2018.04.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