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前去函美国两家航空公司,要求联合航空及美国航空要将台湾标注为“中国.台湾”,引来美国国务院“强烈关切”。白宫发言人更是罕见地强硬回应,中国要求美国航空公司不得将台湾标注为国家,根本就是“欧威尔式胡言乱语”(Orwellian nonsense),也是中国共产党把自身政治观点强加于美国公民及私人企业这一不断涌现的趋势之一。美国“强烈反对”中国强迫美国企业使用特定政治语言,呼吁中国停止威胁美国航空业。白宫发言人更指出,美国总统川普在美国就反对“政治正确”,更不会接受所谓“中国的政治正确”,川普会力挺美国奋力抵抗中国共产党强加于美国企业及公民的“政治正确”。

此前,类似事件已经多次发生,每一次都是中国心满意得、凯歌高奏。由于中共以庞大的中国市场为要挟,若干跨国公司只好接受其蛮横无理的要求。自由世界节节败退,中国式的“一九八四”正在向全球蔓延。

此前,美国万豪酒店国际集团在会员邮件将台港澳与西藏列为国家,在中国数以万计义和团式的“网民”(暴民)群起围攻下,该集团被迫道歉,官网编辑也被离职。

德国著名汽车制造商戴姆勒-奔驰集团也因为引用达赖喇嘛的箴言(一句跟政治无关也“无害”的话:“从各个角度看问题,视野会更开阔。”)作商业广告而向中国道歉,并撤下广告。《南德意志报》评论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戴姆勒因为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使用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引言而向北京道歉。几乎在全世界都能看到的Instagram在中国是被禁止和封锁的。之后戴姆勒-奔驰还厚颜无耻地用其价值观定位解释这种卑躬屈膝:‘作为国际企业我们尊重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市场的不同价值体系。’戴姆勒当然没有这么做:向北京磕头就等于给了世界其余部分一记耳光,首先是相信言论自由的人,其次是那些认为达赖喇嘛没问题的人。但是戴姆勒这样做不是出于尊重,而是出于恐惧和担心生意。……和独裁国家、在独裁国家做生意不无代价,那就是出卖了自己的骨气和部分灵魂。”

以制造卫星导航系统GPS起家的Garmin(佳明),是由台湾人高民环和美国人Gary Burrell于1989年共同创办的公司,公司名称来由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字首。根据公司新闻,到2016年为止有99%产品仍然是在台湾制造生产。然而,在中共的压力下,公司被迫发表声明:“非常遗憾的是,在Garmin功能变数名称内仍有将台湾列在选择Country的网页,我们对于这一疏漏和错误表示诚挚的歉意。”对此,台湾媒体哀叹说:“一个由台湾人创立、而且还在担任董事长及CEO的公司,接下来必须在全球网站当中把台湾从国家列表当中除名。这是何其讽刺的事。”

中国不仅牢牢控制十三亿人民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而且还要染指全世界六十亿人。中国以为自己可以支配全世界,并强迫全世界接受其价值观、接受其无所不在的洗脑教育。此前几次出击,似乎无往不利,这一次却踢到了铁板上。如今的美国总统不再是软弱无力、予取予求的欧巴马,而是在捍卫美国自由价值上寸步不让、不惜一战的川普。中国向全球推广的“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再也不能畅通无阻了,正如美国情报分析师马蒂斯(Peter Mattis)引述一名白宫官员所说,特朗普政府会站出来表态是因“中国已经失控了”,就像当年的纳粹德国一样,以为民主世界不敢捍卫自由,而为所欲为。

什么是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比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大放厥词说,微软故意任由中国人使用盗版是个大阴谋,目的是让中国“没机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这种说法,如同小偷被抓以后,批评失主家的锁不够高级,让自己能轻松地登堂入室;然后继续谴责失主家的财富太多,自己大捞一笔之后,胡吃海喝变成了胖子,反过来状告失主是让自己健康受损的罪魁祸首。

中国是一个被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笼罩的幽暗国度。习近平别的能力没有,创造习式胡言乱语倒是一绝。在纪念马克思诞生两百年的隆重的大会上,习近平宣称:“马克思主义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使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是完全正确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是完全正确的!”习近平又在北大一百二十周年校庆典礼上讲话说:“我十五岁就已经有了独立思考能力,并在读书过程中慢慢觉得马克思主义确实是真理。”他除告诫青年要知行合一,也希望青年“要爱国,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这不是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又是什么呢?习近平十五嵗时,是一个被毛泽东专政当局送进“少管所”的“黑五类”子女,是人人不齿、生不如死的“低端人口”,勉强草间求活而已,哪有时间和精力苦读马列、独立思考?

而且,既然习近平如此热爱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不让掌上明珠在北大马列学院或中央党校学习,如此才能好好继承马列主义思想,反倒送女儿到哈佛大学去学习呢?哈佛大学可不像北大和中央党校那样设有马列学院。

据传,从哈佛大学学成归来的习明泽常常不听老爸的命令,习近平整治十三亿人民得心应手,却对被哈佛大学“洗脑”的女儿无计可施。老爸命令全国禁韩剧,偏偏女儿要在中南海里看禁片,就好像当年江青只准全国人民看八个样板戏,而她自己却躲在钓鱼台国宾馆看美国的好莱坞电影一样。

这是接受哈佛大学教育的必然结果。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向2021 届新生致辞时指出,大学教育的意义在于对真理的追求,保持多样性是追求真理的重要前提。“你会在不断地挑战和被挑战中学到了这种能力,在面对各种分歧和异议中找到自己的方向。”福斯特更引用已故的哈佛大学前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杰里米·诺尔斯(Jeremy Knowles)的名言,“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标就是,确保毕业的学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说八道”。在此意义上,习明泽若学到了哈佛大学的真谛,必然会发现老爸正在带领全党上下胡说八道——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他们也知道民众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但他们还是像脱口秀演员那样唾沫横飞、津津乐道。

习近平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欧威尔式的胡言乱语。自由世界的人们,必须向《皇帝的新衣》的小孩那样勇敢地对他说:你不要光着屁股到处乱跑了,你什么都没有穿!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Sunday,May 6,2018

By editor

《余杰:什么是“欧威尔式胡言乱语”?》有2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