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国家告了我》这本书里,李文和还感慨地写道,在监狱里我曾经这样想,不论多聪明多努力,一个象我这样的中国人,亚洲人,是永远不会被美国主流社会接受的。在美国,我们永远是外国人。

李文和这话讲得很沈重,因爲他有切肤之痛。我也听到过其他一些美籍华人根据亲身经验讲过同样的话,相信都是出自真诚。然而问题是,在美国,中国人,亚洲人,真的不可能融入主流社会吗?象骆家辉、吴振伟这样得到美国选民拥护当选上州长和国会议员的美籍华人,象贝聿明、马友友这样由于专业上的卓越成就而在美国得到广泛承认与尊敬的美籍华人,他们是不是也觉得自己被主流社会所排斥,永远是外国人呢?想来不是吧。

《左传》上有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说,在不同的种族之间容易彼此猜忌,不容易互相信任。当然,种族因素并不是造成人与人隔阂的唯一因素,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其他很多因素,例如不同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意识形态,政治观点和经济利益,也可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不信任,甚至敌意。只不过种族的差别是最表面的,最一目了然的,因此是最难以掩饰的,最容易感受到的。另外,种族差别又是天生的,最不可改变的,因此,由种族差别导致的隔阂又是最顽固的,最难以消除的。

美国既然是以白种人爲主体,所以,黄种人、黑种人要进入美国社会的主流就相对困难一些。但是由于美国制度的自由、民主和开放,由于美国的移民传统,我们必须承认,和世界各国相比,美国是最能包容少数族裔,最能接纳少数族裔的。

李文和说,在美国,中国人永远是外国人。问题是在别的国家呢?例如,德国、法国、俄国、埃及、印度,甚至日本,中国人是否就更容易融入主流社会,更不被当作外国人呢?答案无疑是否定的。日本算是中国的远亲近邻,但是,中国人很难融入日本。统而言之,中国人要想在其他那些不是以中国人爲主体的国家里融入人家的主流社会,都要比在美国更困难。反过来,白人、黑人、阿拉伯人,要移民中国融入中国的主流社会就是容易的麽?我以爲很困难,比中国人融入美国更困难。

如此说来,李文和感慨中国人不容易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在很大程度上,那并不是美国制度的过错,也不是美国社会的过错,而是人性的普遍弱点。

◆大纪元 1/24/20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