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马克思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Share on Google+

无论是原始蛮荒的丛林状态,还是高度文明的社会状态,都改变不了人权的自然属性。人从属于社会并不是某种法权的规定,而是源于人们意想不到的小小商品。但并不是商品本身具有强制人身的魔力,而是人的参与形成商品价值,带给参与者无法抗拒的利益诱惑和无法摆脱的生存依附。

人离开社会就无法生存,并不是社会或亲情关系的缠绵所致,而是商品价值的不断扩大使人离开社会将毫无价值,再也无力为生。

商品社会下,人必参与、融入社会,这显然与任何法权毫无关系。因此,个人除非平等参与,否则没有义务也无须屈从任何法权。

但是,从商品将人紧紧地束缚在社会中起,它开拓的空间从物质一直扩展到精神的无限领域。富有者开始役使贫穷者并逼使贫穷者卑恭屈膝。一种权力依仗商品形成的社会束缚力形成起来。

叔本华提出权力的社会归属和尼采提出权力意志论,主张“超人”政治,他们将这种权力的存在指出并鼓动所谓超人们独占它。但是,显而易见,并不是他们或谁创设了这项权力。这项权力从商品开始,文明起步时就根植于社会中。

在社会形成之始,王权始终主导、决定着人类社会。尼采只是有感于人类文明发展迟缓,鼓吹王者政治,妄图以此促进人类文明。因为人类只是众生物中的一个种类,形成社会就离不开王者的引领。

但王者是权力的主掌者和拥有者呢,还是自然权力的捍卫者?引领绝不是奴役。奴役是权力的抢劫者,引领是自然权力的捍卫者。

中国的武王姬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是他最先将以国家名义抢劫的权力分还到地方,算是人类最早的权力回归者。正是他的创举,开创了中华文明最灿烂的起点,引领了整个人类文明几千年。当然,他并不彻底,不像华盛顿。

美国的华盛顿是一位真正的王者。他首先将权力直接归属到无论男、女、老、幼和贫、富、愚、智不同的个体,创立了美利坚。

显然,王者不是权力的剥夺者而是众生天然权利的捍卫者,是天道的遵循者。

引领众生的是王者,强暴众生的是恶匪。古今中外的历代帝王中,有多少称得上“王”?寥寥无几!恶匪多矣。

尼采的超人理论是王者理论还是恶匪理论?上世纪初据此兴起的法西斯主义,以人类个体存在的差异性为由,坚持世界必须由优秀的,有学识的上等人来治理,野蛮地剥夺了平庸者们的权利。这能称为王者吗?法西斯显然无视权力失控时,“优秀”和“学识”立即就会堕落到魔鬼的巢穴中。人性是脆弱不堪的。

就在法西斯主义兴起之时,西方又兴起了一个类似法西斯,又不同于法西斯的马克思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相同,马克思主义坚持国家权力的无产阶级专有,推行强暴的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尼采的“权力意志”最疯狂的表现。但与法西斯主义不同,马克思主义并不依照尼采的超人理论而是运用他自创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坚持国家必须由无产阶级中的无赖和懒汉即先进分子来统治。马克思显然在和尼采唱对台戏,他宣扬、推崇的是尼采超人理论的反极人物。马克思只能和魔鬼类比。

贫穷的人理应得到社会帮扶,这些人中的无赖汉霸占了公权力后,会比有教养的人更加疯狂。人类文明在那个时代就这样处于两个权力狂的夹击下,它们中任何一方都足以毁灭人类文明。两个权力狂本身不共戴天,它们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对立。法西斯借助其在国内的成功,点燃了扩张的战火。代表人类文明的民主阵营在此之下不得不抗击。但是民主阵营错误地与马克思主义结盟。为了消灭法西斯,民主阵营与恶狼为友。

法西斯主义消灭了,马克思主义恶狼从此布满大地。在不足一百年的时间里,被马克思主义残杀的阶级敌人即优秀平民超过了一亿,超过人类几千年战争史中任何一次的死亡人数。

这是民主阵营的错误。让马克思主义推崇的粗俗、愚昧之辈统治世界,会远比法西斯主义推崇的有学识者统治世界,对人类社会造成的灾难更大,更恐怖……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8年5月12日

阅读次数:9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