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2018年5月18日

那是一段惬意时光,没有了藏军卫队的监视,一路上的藏人都非常友善,首领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居民则单纯率真、热情公道。队伍雇了两名率直真诚的牧民当向导,赫定心满意足,前路仍旧是一片处女地,在没有敌意的土地上无论多少艰险都是令人心旷神怡。但克里木的队伍却迟迟不见,按理他们早该在大道上等候,或者能从商旅处打听到他们踪影。他们出了什么麻烦?会不会遇上强盗?或者被西藏当局囚禁了?大量的经费,2500卢比在他那一队人处,到了6月23日,他们这一队人只剩下80个卢比。四天后,营地扎到了昂拉仁错湖畔,塞利普寺的主持嘉木泽喇嘛热情地款待他们,得知他们的困境,便帮他们查阅圣典后保证,克里木一行都还活着,人在南方,20天内必然出现。

但是荷包里只剩下20个卢比,这一天恰好一支庞大的朝圣商队到达塞利普寺,这支商队和探险队曾在先前相遇过,然后分道扬镳,他们走札桑道而探险队翻山越岭落荒,现在,老熟人又再度汇合。

赫定拿了一些东西去找商队首领兜售,左轮手枪对方开价10个卢比,赫定索价300。这位名叫纳布索南的大富商看上了金质怀表,惊叹人类的巧手竟然能制作出如此精致之物,但他不明白钟点的意义何在?他一辈子都靠太阳的位置来定位时间。

纳布索南虽然富甲一方,打扮却和最普通的牧民没有多大区别,不仅衣物脏得油光可鉴,头发里也藏污纳垢臭气熏天。他和两位兄弟共享两位夫人,也就是说兄弟仨每人有三分之二个媳妇。赫定很好奇,他便请二位夫人出来相见,和女士见礼之后赫定觉得他们媳妇的数量太多了,这两位夫人的形象和他们的夫君不相上下。

商人把左轮枪的价格抬到了60卢比,但赫定说自己不是乞丐,60卢比对自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边吹牛一边耳根子发热。那一刻情不自禁想起二十多年前不名一钱地投靠在克曼沙富贾哈桑府上的情景。

纳布索南不再继续和他讨价还价,生意不做了,还是当朋友吧。遂给他们送来不少大米、糌粑和糖,赫定则把他心仪的金表做回礼相赠。

当地噶本听说来了个欧洲人,就带了一群帮闲来盘查,问赫定:“你是个什么东西。”他没有发现什么欧洲人,只发现了5个货真价实的流浪汉和一个穿藏服的陌生家伙。这情景远远超出了他的智力所能理解的限度,只好满腹狐疑悻悻离开。

6月30日他们还是启程离开,免得这位噶本做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当晚扎营之后,望远镜里出现了4个人和4头骡子的影子,正在靠近。原来是克里木率领两名队员和一名向导,正在奋力追赶他们。其余人需要几天后才能达到。

克里木率领的分队倒霉透顶,他们先是遭遇匪徒袭击,克里木带了一匹马、一头骡子力保银库逃走。随后他们又遇上了充满敌意的藏官,不许他们走坦途札桑道,逼迫他们走了一条比赫定小队还要艰险的路线——从塔若错以北的险峻隘口绕行。走小道的被逼着走大道,走大道的又被逼着走小道,西藏人的逻辑令人费解。

冈底斯山(世界之轴)

从昂拉仁错继续向西,第八次翻越冈底斯山,此行大功告成。历经千辛万苦,象最爱惜土地的农民用犁头仔细翻耕自己的田地一样,赫定一次一次在冈底斯山脉翻耕。他率领一支勇敢、坚韧而忠诚队伍,填补了世界地图上最重大的一片空白。在将西藏严酷的自然环境融入胸怀的同时,也将严酷的政治环境踩在脚下。冈底斯山脉的峰顶虽然不如喜马拉雅山脉,但山口的高度却普遍高过后者,以平均海拔而言,她较喜马拉雅山脉更高。尽管有很多呼声希望把新发现的山脉命名为“斯文.赫定山脉”,但他自己坚持以“外喜马拉雅山脉”名之。

但这个名字已经被用来命名在冈底斯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的一列并不起眼的山脉。今天,几乎所有的世界地图和权威地理论文,都将其称为“冈底斯山脉”。源自藏语,意为“世界之轴”或“众山之父”。

最后的路途虽小有耽搁,但只需再做一件事:挺着胜利者的高傲胸膛返回印度!他的倔强与顽强赢得了英国人的尊敬,在这位真正凯旋英雄面前,还有什么政治纷争是不能抛下的呢?瑞典国王授予前后两次所有探险队员金质奖章,把先前赫定所许诺他们的薪水再加四倍奉上,大伙儿欢天喜地挥泪解散。

尾声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他认为比翻越西藏的崇山峻岭还要令人疲惫。各种地理学会的邀请函、演讲、授勋、政要……他成了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内陆探险家,所有的地理学会和各色学会,都以能邀请到斯文.赫定入会为荣,直到1912年罗伊德.阿蒙森发现南极,探险界才出现了一位可以在名望上与他匹敌之辈。(发现北极的皮里和库克相互攻讦,使他们各自名声严重受损)。各种荣誉场面接连不断,足足花了4年时间才渐渐归于平静。使他得以静心整理此行的学术成果报告。

不久,清静生活再次被打断,1914,世界大战爆发。尽管瑞典在战争中选择了中立。但斯文赫定提出了一个理念:象考察地理一样考察战争,目的在于让全世界的政要们反思自己的过失。

当他将此理念付诸实施时,只有德国允许他进入战争前线并在自己军队的阵地上自由活动。他从德军阵地上观察战争的举动,被协约国方面认为是他对德国的支持。许多协约国地理学会纷纷将他除名。

他对战争的考察非常失败,地理学家会严肃而如饥似渴地想要从地理学考察报告中汲取养分并反思自己的错误。但没有一个政要会这样对待他的战争考察报告。他的努力不仅徒劳无功且无缘无故树敌无数。而他的西藏考察报告《西藏南方》也被拖到1922年底方才脱稿。一共9册文字,3册地图。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