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三岛曾经雾霾蔽天,
今日的天空风和日丽。
整日的阳光明媚天清气朗,
怎不令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

后工业化时代的恬静舒适,
田园牧歌的宜居岛屿。
不见尘土飞扬马达轰鸣,
车水马龙中一片有序的静谧。

泰晤士河汨汨地流淌,
见证了历史收藏了记忆。
那吞噬一万二千生灵的毒霾,
六十五年后都去了哪里?

日不落帝国已然衰落,
东方帝国亟不可待地要崛起。
雾都不再是伦敦的别称,
泱泱古国完成了华丽的接力。

文明的进程不容非理性绑架,
傲慢与任性尽显邪恶的贪欲。
芸芸众生无辜地被推上祭坛,
轮回与涅槃莫非是天地大序?

年甚一年的浓浓阴霾,
折射出制度性的癌变印迹。
黄河长江洗不净人心之恶,
江河日下的礼崩乐坏一溃千里。

注:率先实现工业化的英国也曾雾霾缠身,一九五二年伦敦的一场毒霾,使一万二千人命丧黄泉。而今经过治理的英伦三岛天清气朗,成为令人沉醉的胜地。

2018.05.25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