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美国总统川普宣布,下令建立太空部队,目标是重返月球、登陆火星,巩固美国在太空领域的主导地位。川普总统说:“美国在太空只有存在是不够的。美国必须在太空拥有主宰地位。”

川普在推特上指出:“我们有‘空军’,还会有‘太空军’。分开却平等。它会成为一支力量的。”成立太空军的想法,此前几届政府都曾提起,却未能真正实施。美国武装部队此前的五大军种是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和海岸警卫队。多数与太空相关的军事活动目前由空军督管,空军担心利益受损,竭力反对此计划,五角大楼始终消极对待。惟有川普大刀阔斧,一锤定音。

川普在声明中特别点名中俄在太空领域对美国的挑战和威胁,宣称“美国不欲被中、俄及其他国家领先,被牵着鼻子走。美国政府正重夺美国的重要遗产,担当全球最伟大的太空国家,要探索新世界、驾驭新领域,但目标在地球以外。”

人们随即联想起前总统雷根在一九八三年发表的“星球大战”计划。当时,雷根公布说,美国将会投放数以千亿元美金在太空部署武器来拦截苏联的核武,举世皆惊。昔日,“星球大战”计划成为对苏联的致命打击,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今天的“新星球大战”计划能否将中共暴政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呢?

一九八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雷根发表了一篇石破天惊的电视讲话,提出过去二十多年来华盛顿任何一个身居要职的高官都不敢提出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在战略性导弹到达我们盟友的领土之前就进行拦截并将其摧毁,怎么样?”他敢于打破美国军控专家、苏联问题专家以及他的顾问们长期形成的思维定势:核平衡定义了冷战并且将毫无疑问地持续下去。

雷根最早为冷战画上了句号。美国历史学家约翰·刘易斯·加迪斯在《冷战》一书中指出:“雷根是以一种革命性的视角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既然苏联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邪恶的,那么与苏联保持某种稳定的关系就是一种过时的甚至不道德的战略——为什么不加速苏联解体的过程呢?

不过,雷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在当时相当超前,政客和媒体一致表示反对。国防部长温伯格正在北约开会,打电话给白宫要求总统放弃关于反弹防御计划的讲话。众议院议长奥尼尔说:“总统那种《二十五世纪宇宙战争》之类的讲话……有点言重了。”《时代》杂志用当时流行的科幻片《星球大战》来形容之,说它“就像一场电脑游戏”——没有想到,雷根和公众都欣然接受这个通俗易懂的名称。《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题为“做白日梦”。《芝加哥论坛报》写道,总统“想用稀奇古怪的新型防御武器分散观众的注意力”。

然而,正如雷根的传记作者里夫斯在《雷根:想像的胜利》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雷根自己对这篇讲话“感觉很好”,他在一份口述的备忘录中宣称:“我引导国家集中努力,明确一项长期的研发计划,目的是最终消解由核弹道导弹构成的威胁。”大部分普通民众热切回应雷根的决策:白宫接到的电话创了新纪录,前面1136个电话中有948个支持总统和他的主张——这跟思想僵化、患得患失的华盛顿菁英阶级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的左派媒体和知识分子用“星球大战”的玩笑来诋毁雷根的新战略,而克里姆林宫的反映几近恐慌。犹如惊弓之鸟的苏联领导人相信,“美国的科技潜力已经再次占据上风,并且视雷根的表态为一种真实的威胁”。苏共总书记、前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警告说:“雷根高深莫测,你们应当做好他出任何招数的准备。”(今天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也如此惶惶不可终日地注视着不按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川普)

为了在进攻型的导弹上赶上美国,他们的国家已经筋疲力尽;而现在突然之间,他们又要面临一轮新的竞赛,并且这场竞赛所需要的技术却是他们根本无望掌握的。而美国人似乎镇定自若。苏联政权在压制改革思潮、监控全体人民的活动中疲于应付,庞大的军工系统拖垮了本来就运转不良的计划经济体系,而雷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完全超过了苏联领导人的想像力的边界,他们所作出的绝望的反抗终于将苏联这艘巨轮拖入了冰冷黑暗的海沟。

如今,川普启动了同样的战略来对付比当年的苏联更加阴险恶毒的中共政权。川普以商人的直觉、常识和理性出发,放弃了此前三十年美国对中国的“单相思”——帮助中国在经贸上融入国际社会,中国就会出现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而这群中产阶级就能推动中国走向政治民主。这个错误的对华政策将中共养成了一头呲牙咧嘴地威胁西方世界的怪兽。正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说,中国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的是“掠夺性经济的入门手段”,“很多国家都已认识到这件事”。他毫不客气地指出:“中国领袖一直声称要开放、要全球化,但这是个笑话。”

因此,川普首先寻求恢复美国自身的“经贸正义”。白宫宣布对来自中国的五百亿美金进口商品征收重税,中共表示强力反击美国的做法。川普随即宣称下一轮将针对中国两千亿产品征收百分之十的关税,并在公开声明中铿锵有力地指出:“中国看来无意改变与获取美国智慧财产权和技术有关的不公平做法。中国不是改变这些做法,而是威胁没有任何过错的美国公司、工人和农民。……中国的这一最新行动明确显示,它决心把美国置于永久性的不公平劣势。这一劣势反映在3760亿美元的庞大贸易逆差中。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来鼓励中国改变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对美国货物开放市场,并接受更为平衡的美中贸易关系。”中国被逼入了死胡同。

中国的反应宛如当年的义和团,色厉内荏而语无伦次。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网站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白宫宣布打算对2000亿甚至4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增收关税的做法是“失去理性、近乎疯狂”的行动,称美国这种单挑全球、重创世界自由贸易的做法是“赤裸裸的贸易恐怖主义”,并呼吁国际社会尽快行动,“共同打赢这场贸易领域的反恐之战”。但是,环顾全球,哪个国家是愿意跟中国并肩作战的铁杆盟友呢?习近平刚刚给俄罗斯总统普廷颁发友谊勋章,俄国随后就宣布禁止中国公司掠夺贝加尔湖的水资源。就连北韩都倒向了美国,直接跟美国展开谈判。今天的中国真的是比文革时代还要四面楚歌的“孤家寡人”。

川普在经贸上挥动重拳的同时,又启动了明显针对中国的“太空军”计划,他使用的是“左右开弓”的战术,习近平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号称“厉害了,我的国”的中国至今不敢对川普的“新星球大战”计划作出任何公开回应。中国在太空科技方面与美国之间的差距,远远大于当年苏联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中兴事件已经让中国灰头土脸,近期负责建造航母的国有企业“中船重工”总经理孙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被捕——腐败分子改造的“辽宁号”航母以及设计建造的中国首艘国产航母,能经得起战场上真枪实弹的考验吗?中国的“大飞机”计划也遭遇重挫:就连研究人员都发誓说“绝不乘坐”他们设计的飞机,此类“大飞机”更无法获得国际飞行的许可证。此前,国产的小型飞机“新舟60”因极为频繁的故障率而声名狼藉,甚至有“空中棺材”之恶名——小飞机如此,何况大飞机?这样的科技水准,中国如何与美国展开太空竞赛呢?

在苏联如日中天之际,雷根一针见血地指出,“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怪诞的篇章,它的最后几页行将结束”;如今,在中共顾盼自雄之际,川普挥动扫帚,准备将其扫入尘埃之中,我们也来参与这场大扫除。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Wednesday,June 20,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