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终于我不再闪躲
既然你以一生追踪
从芳草连天的莽原
到栖霞歇云的湖畔
路迢迢 水遥遥
你射程之外
是我寻了半生的家园
在你举枪的瞬间
我已放弃 永远

静穆 背向专注的枪口
不敢回头
绝非胆怯与畏缩
只等你扣动扳机
射向那一颗期待太久
期待太久而憔悴的心
在我倒下时 开放
开放成一朵血色的莲
不要迟疑 猎手

往事休提

疾风摇撼长夜
吹来吹去的
都是前尘旧事
月光破窗而入
象一个杀手
不动声色
一刀刀切碎我的回忆

窗外的古槐
新叶繁茂
顽固在心的情结
盘根错节
都说怀旧不合时宜
潇洒正流行
往事休提

又见雪山 又见翠海

像赴一次期待多时的约会
茂盛的思念
翻越关山万重
向嶙峋的峰巅蔓延
我要赤裸地虔诚地完整地
献上我的心 我的爱 我的生命
天生不是平原的情人
如何能做都市的主妇
我的血
不是溪流涓涓泉水幽幽
我的血是瀑布
属于高原 属于
每一阵激动的风
每一座严峻的山

在这里
我是骑手
骏马从东方驶来
驮着纯银般的黎明
疾风扬起我的长发
扬起一面黑色经幡
从悬崖到丛林
循着季节海的脚步
找寻夏天孕育的果实
我知道
必须越过那片草海
草海暗绿的胸中
沉淀了
无数长满苔藓的传说
第一个女人与第一个男人
最初的相遇
第一朵花的惊喜
第一片叶的茫然
山谷最初的冲动与肃穆
今日我们相会
将续写一段新的传奇

夕阳去得匆匆
总要遗落几片晚霞
给高原画他的黄昏
生命以庄严以和谐以恬静
呈现给大地给天空给万水千山
风泊在山谷
马不再嘶鸣
它棕色的尾巴
同我的长发一起
悄悄垂落
落进渐浓渐深的夜幕
就这样赤足走进山寨
畅饮青稞酒
醉成月色斑驳
与我的族人乡亲
围一堆篝火跳图腾舞 应合
长号跋涉的每一个音阶
鼓点激越的每一个音符
倾听高原人
诉给雪山的衷肠
唱给翠海的恋歌

【作者简介】行者阿真,系博雅书院?作家作品群群友,诗人,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旅游规划设计师,公益环保志愿者。多年来致力于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传播。

行者阿真 博雅书院诗如泉涌 7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