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苗

有一根细线。
尼龙的。
蓝色细线。
在夜
的暗处
。它。向我闪了一下。
吧-嗒-

| 漫

我准备藏起来。
那正是我所要的。
我不准备
多说
一个字。

| 朝向

当你朝那一边眺望。
哪一边?
不重要了。
当你向那一边眺望。

| 舒服的姿势就是张开双手

有一个东西
它原来有那么大
就是你把
双手
齐肩打开


我承认
这是个舒适的姿势

| 有个朋友让我描写下自己觉得活得最好的时光

那个时刻
我一般都在喝酒。
我最好的朋友
在倾听
我的说话。整个房间

灯光暗下来
照耀着
我一个人。

| 牧神

1我喜欢
蒙着被子

2我喜欢
把头放在
被子的
外面

1是因为有
亲近感

2是觉得
陌生
辽阔无边

| 有很多时候我在发呆我喜欢用嘴含着大拇指

山坡

会有羊。
羊群。

草。
草地。
灌木。
低矮的灌木。
有。
隐藏的。
鸟。巢。
有一枚卵石的
鸟蛋。有
有点干的
稻草。
有潮湿的缓慢
的空气。
绸缎那样的
风。
现在。有
无穷的阴影
般的起伏着的荒凉。

| 在秋日的阳光下

那不是。灼。热
。反而。像。
烧红的
。铁。
放进冷水。
不是热。
而像。一种亲密的疼。

| 苟活

一个城市
。不能
。同时。存在两。个
老虎。就。像
眺望大海。
其实是。
眺望地平线。
一个。记忆里。不能
存在透。视的光。
让那些存活

阴影里的
有喘息
。生养的机会。

| 叙利亚

伊斯兰音乐里
有种悲伤。仔细听
。来自历史
。像被诅咒。

| 我这个词


是个
为了确定
才出现的词
。它相对

与他
。是为了
区分的。是为了
强调
自己的存在
。有时候
想想
。我
这个词
。很弱势
。它是
为了
从群体里被
区分出来

悲壮的产生的
。是
一个大同体
里的
一个
异类
。是为了
对抗
才出现的。比如
我认为
。我想
。我反对
。我就这样了
。再
比如:
我是你爸!

| 没有真的没有什么都没有

杀手为这次
不能杀人
松了一口气我以为
他会对着镜子
有个动作
但没有
好吧
我以为他会耸耸肩膀
然后脸部做出
无所谓的那种表情
可没有
他把门重新关上
再打开另一扇

里面的
洗漱盆里
的碎冰上放着
啤酒
瓶子很小
深棕色
350毫升体量

| 那张蓝调唱片

他看见那张蓝调唱片。
的封面。蓝色的
实际上是他先听到
留声机播放的
歌曲。
歌词是我怎么爱你
。他走过去
把封套拿在没有拿枪的
那只手上。
漂亮的勃朗宁
枪口好看的朝下。
把眼睛看向那个躺在
车底下修车的。
没话可说。了
。现在
他的背部背对着我
向那辆车走过去。
很奇怪
修车的没有发现来人。
直到他在面前
蹲下身子。
歌曲仍在唱着我怎么爱你
。他说
你知道我是谁。
然后他用脚
把千斤顶一脚踢开。
空悬的车子啪的
在很小的一声里掉下来。
他走回到留声机旁
把正在播放的
那张蓝调唱片取出来
重新装回到那张封套里。

| 我有时候根本想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感到幸福

雷恩(Ryan)站在三楼的
门口和一个女的对视
一会之后
他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肩膀
女的好像很认真的
看了
他一眼
用一个拳头打了下雷恩
Ryan哈哈大笑

我看到他戴着冬帽
穿着厚实的棉衣
应该还有一双冬靴米黄色的

有个时期
在夏秋季节
雷恩
和一个女的在散步
她穿着裙子
像只麻雀
嗯我说的是她太活跃了
跳来跳去的时不时
从身边跑开
这句话
不是指从Ryan的身边
还包括从她自己的
身边

他们嬉笑着
雷恩拍了拍她的肩膀
爱怜的
因为那肩膀可爱
但真的经不起
用力
但力量会让
美好存在
我的意思是它把力量
小心的包含起来

Ryan和一个女的
他总和女的中的某个
在一起
相互守候
我的意思还有
陪伴
直到我把目光转向
太阳落下的那条地平线
悲伤像清凉那样
再次升起
我指的是夜色
在一根干枯的树干上

| 天桥滴落昨晚的雨水

我觉得很
糟糕。
不完整。阴天。

洗过后玻璃
那样的
光线。下着细雨。
还蹚着齐脚踝
的水。
水。浑浊
。漫过我。堤坝
。涌向
无边无际的
远处。好像威胁
正朝着
存在而来
。如同
。在一个
。陌生的城市
。花掉
。兜里最
后的一枚硬币。

横:自话自说 · 基本观点

#横自话自说# 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告诉自己:1,只讲自己要讲的。能讲的。不要解释为什么。2,为了跳出琐碎。因此。要捡自己要说的最重要的话。不管这句话是不是有道理。这是尊重写作的直觉。因为最重要的话往往最简单最能打动人心。有时候。太想把事情的来由讲明白了。其实。在诗歌写作里是禁忌。

#横自话自说# 我对于松散历来就有好感。这也是为什么有很长一个时期我一直在写系列分行的原因所在。它。很随意。甚至随手。就匠(像)梦境的碎片和记忆碎片。我个人分不太清梦境和记忆的具体区别。但它们经常会打动我。很多时候看似没有规律毫无架构的东西反而让我惊诧。有时候。毫无关联的东西竟然匠一种精心安排。也许就是这些,让我特别看不起精心精密架构起来的组诗。它规划得就匠(像)机械。虽然规整但缺少人情味(我这么理解的。缺少人情感的缺陷性)。当然。如果不是精心精密安排的松散,那么碎片化的系列写作我也是看不上眼的。所以啊。无论松散还是规整都不能缺少匠心安排和后期制作的巨大强度的劳动。

#横自话自说# 点一句。废话的套路并非适合所有人。废话在语言和个人经历上是有要求的。语言功力深厚又要有相当复杂的情感生活经历。才会在废话写作上有所回报。口语写作是个伪概念。废话写作也是。当然所有名头的写作都是扯几把蛋。它只是在当下指引我们。千万不要信以为真。祸害自己。

#横自话自说# 我的一切存在基于。我反对那些。正常。合情合理。顺风顺水。在我看来。怀疑才是激情所在。

#横自话自说# 从精神的层面来讲。人不可能脱离集体(社会)生活。归属感等同认可感等同价值感。这是从物种学原始阶段开始的。似乎。集体的力量大于个体。但。集体也会服从于某一个体。这是动物层面的。得有个头领。得服从头领。才会得到福利。但从艺术的角度看。服从。或。归属。不是!因为艺术只认可辨识率的强弱。所以艺术是反社会和集体的。

横。真名,胡志刚。湖南汨罗人。湖南作协会员。独立出版人。文本策划。现居天津。

原创: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