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

曹建中给我妈看病
他说的话
我妈听不见
他问耳聋有没有家族史
我想起八孃还有十孃
她们老了都听不见
曹医生要我小心
我老了也会跟我妈一样
人家要大声说
我才听得见
奇怪的是我好像并不担心
反而有点期待
我想象我老得不能再老
眼睛不好使
耳朵也不好用
那时候
我只能跟自己说话
这是真正的孤独
我喜欢

| 自行车

我发现,日本电影很
钟爱自行车
放学后
男学生骑自行车
女学生也骑自行车
自行车在街上跑
在稻田里跑
在海边跑
有的时候
女生停下车
朝男生走过去
看着男生的脸
然后亲吻他

彭先春,60后,绵竹人。第三代诗人。废话分子。Z诗编委,自便编委。有合著诗集《未来式》《慢生活》。

原创: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