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

枕边你的话语像风吹拂我后背
我在你的讲述中睡去
故事的章节止于你和我先后到来的困意
醒来后,靠近你胸口,听你心跳
涟漪在胸膛消失
窗外,树枝像黑手指
天空那么蓝,一眨眼,故事里的人
就说到秋

空石凳

摆放在路边空地上的石凳
像被过度讨论的话题

现在交谈的人已远去
石头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经过热烈和缠绵
渴望和风不会被季节带走

我刚刚来到
忍不住摸了摸它冰冷的表面

我的局限是通向房间的窗口

面积相仿的房间,我携带最小的国度

我的局限是通向房间的窗口
对面阳台晾晒的衣物,琐碎拼接成胜利之旗
右边新建的高楼等待入住者驱走空旷和寒意
我携带最小的国度,从江北到江南
父母兄长客厅里闲谈家常,他在我身旁午睡

太湖石

年少时抓取的——日抛型隐性眼镜

梅花值得一再赞颂
她如此固执,牢牢记住一次水滴石穿
当失去流水,学会赞美与吟颂;当顺应水流
放下情感的背负
陷进午睡的石头藏起意像的大海
触碰一片浪花足以倾覆半生

灵谷山房•光线

一根筷子般因自身移动留下折痕
有时是竹帘的纵线
有时是团扇的阴影有时是按揉的手指
压在调高的琴弦
光线令面庞丰润,仿佛可以多停留一些时间
想要抓住丝绸包裹的几何体
光收回笼子里,地面感应灯代替它
烛光模仿波浪
寺院里的钟声不被外来脚步声打扰

经过花园

从空中向下看,花园是枚金色图章

在冬天,金色的花园有别于没有银杏树的萧瑟
在花园外行走,抬头时,银杏树
一把梯子
从空中向下垂吊
你说,当看到花园,最好的时候已过去
行走在花园外,目光停留在花园的空椅子
老妇坐在花园长椅上享受时间的馈赠

赦免

国际青年旅店世界各国的气味
巷中,云南菜馆,红酒倾倒进各自酒杯
星座在天上
相爱的人一起出现,朋友们总是很亲切
她就要离开,他以为她刚来到
距离彼此的了解,时间患有暴露癖
莽撞需要休息
云南菜馆,酒在继续。新年的焰火点亮什么?
他赠予她的笔记本封面颜色鲜艳
——“你要用它来写诗,将它写满”

女孩

起床,出门
包里放着库切的《男孩》
目光投到书中的南非,骑自行车的母亲
没写过童年。母亲的另一面
父亲,两个哥哥不安的青春期
没理清家族史。河流的分支在
皮肤底下。用蓝圆珠笔在手腕画上手表

父亲

“笃、笃”的脚步声枝头归来

譬如父亲向天空交出果实
将寂寞馈赠母亲
“笃、笃”的脚步声暮晚归来
譬如父亲向大地埋藏耐心
将钻石交还露珠

像阅读陌生人来信我下定决心
认出他灰色衣衫和消减的面容

轮廓依稀,光亮渐弱
父亲怔怔的模样像在等待
不会来到的人向他捎来话语

很多年后,一些事依然没能想清楚
站在花园里父亲站过的地方
努力站直

秋天之诗

风住过的房子
迟疑的门
爬山虎摸出门牌号
街心花园
回到直立的树
梧桐树抽走体热
廊柱上的石头花朵
被雨水混淆的露珠
修饰过的表面
往事脱落的皮肤
再加上停摆的钟
不停掉落的
枯叶
刚好够写下
这首秋天之诗

来源: 以文字说话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