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费 | 大九

我写诗
赚到唯一一笔钱
是花五万元
印了三千本诗集
诗集卖不了
没地方放
又花了八万
买了个车库
五年过去了
诗集没卖多少
车库涨到了三十万

此时此刻 | 卓仓果姜

房屋装修完成
一切都有些不适应
坐在新沙发上
看着这个崭新的世界
没有一点儿人味
没有一点儿
生活的气息
好吧!为了生活,
我们就先
打碎一个杯子吧!

夏季正在过去 | 心地荒凉

一个三十多岁的
穿蓝色白碎花
裙子的少妇
跟一个五六十岁
肥头大耳的男人
来到餐厅吧台前
少妇结账
当他俩往外走时
老男人突然伸出
肥厚的左手
在那少妇肥美的
大屁股上
用力地拍了一下
像是赞美
也像是感谢

医院最好看的女人 | 西毒何殇

唐都医院住院部
十七层呼吸科
上来的女人
是我今天早晨
遇到的最好看的女人
她说那个叫崔凯的
男医生长得很帅
是护士们的男神
她和闺蜜旁若无人
嬉笑了一阵
才说
“我早就把自己
判了死刑了,
今天来医院
就是听他宣判的。”

关口镇 | 西毒何殇

沿着河道向下
山口的公路旁
是两排平房
矿工每周出山一次
洗热水澡
吃野猪肉
在这里打完炮
再回矿山上打炮
姑娘们都是老面孔
平常闲的时候
她们养肉肉
窗台下一排排的花盆
清一色是
开了洞的矿工帽

老家的傻子五弟|岳上风

以前老家庄子
是埋在树影里的
绿得只看见
红瓦灰瓦的屋顶
傻子堂弟老五
常常呆在村头的
两棵大树下玩耍
看见回老家的我
就抱树咧嘴大笑:
“娘在庄里娘在家…
她等着你来!”

现在一片灰冷楼房
站在那里
新立的社区石坊下
那两棵大树原来
长着的地方
傻子五弟惶惶不安
见人就嚷:
“庄子没了娘没了…
大树都砍了…”
有时还会孩子一般
啼哭起来

雕刻家|赵立宏

有个佛像雕刻家
选了一块上好的石料
背回了家
他先不动锤子和錾子
他每天看着这块石头
跟这块石头
说话唠嗑
直到有一天
佛在石头里说了话
放我出来

零食|周鸣

我贫苦的童年
是在大山里度过的
每年清明节
我都会在祖墓前
采摘映山红
那是祖先在春天
隔着黄土
送给我的
最甜美的零食

墓地|叶臻

得病之后
儿女们就给她
买了墓地
合葬的那种
但她临死前
留下遗言
将骨灰
撒入淮河
骨灰撒入淮河后
闲置的墓地
儿女们也不打算退掉
他们的意思是
按照目前的涨势
等到父亲去世
墓地的价格
肯定会翻番

傲娇 | 普元

在我们那一带
地标是市政府大楼
人标
要数我母亲了
快100岁了

悲哀 | 了乏

侄子买房
大哥问我借2万
我答应两天后给

第二天接到单位通知
接续职业年金和养老保险共计9万3千多
而我只有5万存款

我把实情告诉大哥
虽然他连声说着没事没事
语气里却明显透着不信

怎会这么巧?
换成是我
我也不信

父亲 | 石蛋蛋

推轮椅路过美国使馆
见门前排一队人
九十二岁的父亲问
他们买什么呢
跟老人家解释
不是买东西 是签证
‘噢 背井离乡 ‘
他不再言语
我知道父亲陷入沉思
那年七岁
跟着我爷爷
从江北逃到了北平

抢 | 袁源

巴西战胜墨西哥
19号威廉表现神勇
比赛刚结束
巴萨球迷伊沙
发了一条朋友圈
“巴萨快买威廉!”
比巴萨更快的
是我的一位微信好友
第一时间
打出了一条
威廉英语的广告

哑巴 | 韩德星

他割了
40多年的草
除了割草
别的不会什么
更不会娶媳妇生孩子
家里人都没了
猪牛羊早不养了
他还在割草
床边的干草垛
要把他埋住了
但田里的草不明白
年年在生长

新闻拾得 | 起子

“华盛顿超市枪击案凶手
被持枪群众当众击毙
击毙歹徒的大叔
又对重伤的被害群众
实施急救
大叔本人是个教会牧师
志愿消防员
认证靶场安全官
出于同一理由
他随身带着圣经
急救包
和枪”

扫盲 | 梅花驿

母亲小时候
只读过两年书
识的那些字
早还给了老师
父亲退休后
和母亲一起念经
母亲又慢慢认得了
大部分汉字
晚年竟独自
读懂了佛书

来源:磨铁读诗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