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坚定非暴力抗争信念

Share on Google+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一位读者来信说:“六四”过去整整十四年了。眼前还看不见政府有平反“六四”的意向,社会上也缺少强大的压力。难道真的会是“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吗?

这无疑是一个十分沉重的问题。尽管我们坚信历史是在我们一边,正义的事业必将赢得胜利;可是在短期内,中国自由民主的前景却是模糊的,不乐观的。专制者为什么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他们就是希望造成强烈的恐惧,窒息人们抗争的勇气;如果广大民众放弃了抗争,专制统治就可以侥幸维持下去了。

应当看到,“六四”屠杀确实造成了严重的恐惧效应。其突出表现是,许多人对非暴力抗争失去信心。有人以为,一旦人们认识到非暴力抗争此路不通,他们就会转而投身暴力抗争。其实不然。因为从事暴力抗争意味着你死我活,孤注一掷,除去少数勇猛者外,多数人在苟且可以偷生的情况下是不大会参加暴力抗争的;再说,在今天的物质条件下,军人与非军人,武器与非武器的区别已经十分巨大,这就使得纯粹由民众方面发动的暴力抗争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海外有人主张暴力革命,可是,十年八年过去了,未闻打响一枪一炮,未见伤及对手一兵一卒。其实,问题不在于人们是否拥有武装自卫或暴力革命的权利,主要问题是人们是否拥有相应的手段。我们之所以主张非暴力抗争,不但因为非暴力抗争在道义上更可取,而且还因为非暴力抗争在现实中更可行。当民众失去了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念,从而放弃了采用非暴力的方式展开抗争,实际上他们就是放弃了现实可行的抗争手段,到头来也就是放弃了抗争本身。

于是,我们又要回到八九民运的问题上来了。八九民运是历史上一场极其伟大的非暴力抗争运动,可惜功败垂成。本来,我们应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改进战术,以便重整旗鼓,再接再厉。遗憾的是,许多人却匆匆得出民运必败的结论。他们反复强调八九民运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中共当局早就作出了镇压的决定。我当然承认,如果中共不决定镇压,民运就不会失败;但那是否意味着只要中共决定镇压,民运就必然失败呢?照此逻辑,除非中共不镇压,否则民运就不可能胜利。这岂不是说,民运要胜利,完全取决于中共是否决定镇压,也就是取决于中共的开明与善意吗?然而,持上述主张者又总是强调说中共的专制本质永远不会改变;由此引出的结论便是中国的民运永远不可能成功。

不错,如果中共几千万党员、几百万军警始终铁板一块,民间的抗议活动确实难有取胜的机会。问题在于,民运可以激化中共内部的矛盾,促成统治集团的分化:许多官员可能会拒绝执行上级的命令;军警可能会不愿意镇压和平抗议的民众,甚至有可能发动兵变;另外,在民间的巨大压力下,中共上层也有可能分裂,开明派可能战胜强硬派,如此等等。一旦发生这些情况,专制权力即宣告瓦解,民主转型就此启动。八九民运在促成统治集团内部分化和分裂上一度取得了非常可观的进展,正所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八九民运的失败是一场比分极其接近的失败。这场运动不是否定了非暴力抗争的效用,而是肯定了非暴力抗争的效用。我们正应该通过八九民运而增加非暴力抗争的信心,而不是反过来对它失去信心。

讲到现代科技发展的政治后果,那未必总是有利于专制者而不利于人民,因为现代科技的成果并非总是能为专制者所垄断。电脑互联网就是一个明显的反例。互联网不仅具有远比无线电广播和电视更为强大的穿透力,可以有效地突破专制者的信息封锁,更重要的是,互联网还具有双向沟通的互动功能。互联网造就出一个网络社会,它有助于打破专制下个人存在的孤立状态,为自由交往提供某种公共空间。事实上,近些年来发生的民间异议活动,几乎都是借助于互联网一类现代科技而实现的。不过我们也要看到,网络社会毕竟是虚拟社会,它可以帮助,但未必能替代人们在真实社会中的集体行动。

今日中国民运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再度发起大规模的集体抗争。为此,我们首先需要坚定非暴力抗争信念。不论这一工作有何等艰难,问题是,舍此之外,别无捷径。

2003年6月4日

《北京之春》2003年7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