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无论封杀该报的权争背景多么复杂,皆改变不了这一封杀的邪恶性质:从“胡温新政”的角度讲,是制度性的食言;从普世道义的角度讲,是对新闻自由的野蛮扼杀。(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