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北京奥运大张旗鼓侵犯人权

Share on Google+

我们早就断言,北京举办奥运会非但不会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反而会导致中国人权的恶化。从中共当局在奥运前夕大张旗鼓侵犯人权的种种举措来看,事态比我们估计的还要严重。

以保证安全的名义侵犯人权

最近,中共当局提出新口号“平安奥运”。有人说新口号表明当局要用“平常心”办奥运。其实不然。所谓“平安奥运”,就像口号“稳定压倒一切”,那就是以保证安全的名义,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打击异己,强化镇压机制。

想当初,中共当局夸下海口:“要把北京奥运办成历史上最好的一届奥运。”如今这种大话不怎么说了。虽然北京奥运还没有开始,但是它已经创下了好几个史上之最:北京奥运是历史上最戒备森严的奥运,最劳民伤财的奥运,最政治化的奥运,也是最严重侵犯人权的奥运。这里单说对人权对侵犯,不仅包括言论权、集会权、示威权、结社权,也包括居住权、迁徙权、工作权、隐私权,等等;不仅仅是针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自由信仰者,还针对那千千万万的访民、拆迁户、农民工、在北京的外地小商贩,甚至包括北京市民在内的许多城市的普通市民。中共打的旗号是防恐,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与其说是防恐,不如说是防民。

日前读到官方媒体上一篇文章,值得向读者介绍。7月26日,中国的《体育画报》刊出一篇署名关军的文章“火炬、忽悠、砸钱、大家乐”。文章讲到,辽宁省本溪市原定为奥运火炬传递城市。本溪人起初还很高兴,觉得很光荣。殊不知随着火炬传递时间的临近,安保压力越来越大,本溪市的安保之弦也越拉越紧,“仿佛要经过这座城市的不是祥云火炬,而是敌对国的装甲车”。

作者告诉我们:火炬传递线路几经斟酌,最终决定绕开所有繁华地带,安排在滨河路从体育馆到殡仪馆一段,这里不仅人少,路边的建筑都少,容易控制。全市所有的网吧、按摩、洗浴、娱乐场所都接到通知,只能经营到晚上11点半之前。这些基本靠夜晚做生意的店家门前,很快出现了大量的变卖、转让的广告。

火炬传递起点旁的社区,有近百临街住户,生活大受干扰。首先,是因为政府要借用他们的阳台,贴上中国国旗与奥运五环并列的招贴画。然后,有员警和街道干部三天两头来做工作,确定房间的固定住户,登记备案,而且被告知火炬传递时既不许家中无人,又不许开窗,不许在窗前观望、走动。在6月底7月初,做了两次演习,每个沿线住户家都会安排一名员警或政府工作人员入户值守,以防意外事件。有位住户,因为拒绝给值守人员开门,被带走审查,关了好几天。

普通市民是不允许去现场围观的。所谓围观群众都是上面安排的。他们都来自全市的机关、事业单位,每个人都经过政审,配发专门的证件。在演习那天,他们被要求早晨5点半到位,一直面带喜悦地站到10点。不许带打火机,也不许带饮用水。据本溪财政局官员透露,本溪为火炬传递投入了5000万。这还仅仅是市财政的看得见的投入。

到了7月14日,省里决定,取消火炬在本溪的传递。那些被选上当观众的孩子们不免大失所望,校长感到很为难,不知道怎样给孩子们做解释。不过绝大多数市民,包括员警和观众们,都很高兴火炬绕过了本溪:“终于不用折腾了。”大家松了一口气。

是的,我相信本溪人松了一口气。因为据我所知,不少按计划完成火炬传递的城市,老百姓的怨气更大。

读到这些报导,实在令人啼笑皆非: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呀?不就是一支火把吗?当年的希特勒德国和勃列日涅夫的苏联也没有这样公然而然地把自己的老百姓像贼一样防范,像傻子一样忽悠折腾啊!

然而再静下来想一想,你不能不感到恐怖:政府可以做出如此荒谬的决定,动用如此庞大的资源,造成如此广泛的社会动员,对民众实行如此严格的控制,不但霸占公共领域,而且还明目张胆地侵入私人领域;广大民众要么配合,要么也只好消极顺从。透过中国政府这些既野蛮霸道又荒唐可笑的举措,我们看到了极权主义的底色。

通常,人们都认定,自毛泽东去世、四人帮垮台、邓小平复出,中国就进入后极权时代。这种说法当然是有大量事实依据的。今日中国和毛时代确实大不相同。但问题是,在中国,一党专制依旧,极权主义那部机器还在。尽管这部机器的有些部分已经改掉了或废弃了,但其关键部分还在,只不过由于动力不足,平时没有充分展现其功能,很多人误以为它的功能已经丧失。如今要开奥运了,当局开足马力,让我们再一次看到它的狰狞面目。不错,当局这些表现,应属阵发性痉挛,不会持久的。但问题是它还拥有这么做的能力。“平时看不见,偶尔露峥嵘。”这不能不令人感到恐怖。

时至今日,中共关于改善人权的承诺,已经变成绝大的讽刺;国际社会对通过奥运改善中国人权的期待,也已经化为泡影。在这种情况下,80多个外国政要出席开幕式,很容易被中共解释成对它的认可或支持。事实上,在这种场合下,外国政要和国际奥会的官员也很难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国际奥会主席罗格表示,因为外交原因,他在中国期间无法具体谈论人权问题。他表示,作为奥会的负责人,他出言不得不谨慎,以保护运动员。他同时承认,他失去了部分言论自由。

中共卯足气力办奥运,是为了借此向全世界展示其大国崛起的形象。那么,中共现在的种种做法,岂不是严重地损害了它的形象吗?是的。按照普适人权理念当然是。中共知道,按照普适人权理念,它的所作所为是大大过不了关的,但是中共正是想向国际社会表明,我们不照你们的那一套做,我们反而做得更好。面对国际社会在人权问题上的批评,中共摆出的架式是,你批你的,我做我的;不是我要将就你那一套,而是要你学会将就我这一套。中共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和普适人权理念对着干。中共就是想表明,正因为我们拒绝你们那套人权民主,所以我们才保持了社会的高度稳定和经济的高速发展,创造了举世惊叹的中国奇迹。中共就是想通过成功主办奥运,让世界承认它的辉煌成就,接受它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京奥不只是一场体育盛会,它更是对普适人权理念的一次叫板,一次挑战。

这就必须谈一谈中国奇迹了。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今年是中国改革30周年。30年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惊人的发展,被誉为中国奇迹。问题是,中国奇迹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六四。没有六四屠杀,就没有中国奇迹。没有Massacre,就没有Miracle.众所周知,从1978年起,中国开始着手进行带有市场取向的、资本主义取向的经济改革。这一改革产生了三种后果:

1、它促进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

2、它导致了共产党革命与共产党政权合法性的自我否定。因为共产党革命和掌权的宗旨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而如今它的经济改革却是改掉社会主义,恢复资本主义,因此不是自我完善而是自我否定。过去,共产党压制自由民主,唯一的法宝就是给对方扣上“资产阶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名,一旦共产党自己就在带头走资本主义,带头当资产阶级,它还有什么理由再去坚持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去压制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呢?

3、伴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尤其是在提出价格双轨制之后,出现了大量的官商官倒等经济腐败现象,激起人们的广泛不满。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八九民运。我们知道,八九民运有两大目标,一是要自由要民主,一是反官商官倒反腐败。可以想见,如果八九民运获得成功,中国的政治将会更开放,像价格双轨制一类政策必将被否定,中国的经济改革也必将在民主监督和公共参与的前提下更公正地深入发展。简言之,中国将走上和波兰、捷克等东欧国家类似的道路。

八九民运导致了中共统治集团的分裂。以赵紫阳为首的一大批中共温和派不赞成用武力镇压抗议者。因为他们良知未泯。他们知道他们过去搞的革命和共产都是错的,他们知道共产党给人民造成过巨大的灾难。他们内心有愧,深感对不起人民。同时,他们也知道民众要民主与反腐败都是正确的。所以他们无法对人民动用暴力。在《民主与市场》一书里,普沃斯基讲到为什么苏联和东欧共产党领导人没有用武力镇压民运时指出:“最有意义的是,官僚对保卫手中的权力无话可说。”“到1989年,官僚们已经不相信他们的宣言了。人因为有信仰才会不宽容与他们对立的人。当握有扳机的人完全无话可说时,他们怎么扣得动呢?”但邓小平却是例外。邓小平早就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了,但是他仍然作出了镇压的决定。

六四屠杀改变了中国的方向。中国的经济改革从此走上歧途。在六四后的起初一两年间,中共当局惊魂未定,再次提出“反和平演变”的口号,妄图恢复昔日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不但要从政治上反对资本主义,还要从经济上反对资本主义,经济改革一度陷于停顿。但邓小平1992年南巡提出要加快改革步伐,不问姓社姓资,因为邓小平清楚地意识到六四屠杀已经发生,维护共产党统治的手段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要把那块早被砸得粉粹的社会主义招牌修修补补,粉刷一新,再高高地挂起来,既无可能,也无必要。于是,在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的经济改革重新启动。由于在这时,党内的和民间的民主力量都遭到沉重打击,统治集团肆无忌惮,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在改革的旗号下化公为私,中国的经济改革变成了赤裸裸的权贵私有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六四屠杀,这种改革是进行不下去的,因为它必将遭到人民的有力反对。比方说,如果八九民运不失败,如果独立工会不被取缔,政府怎么可能一声令下,就让几千万工人都下岗失业呢?如果八九民运不失败,共产党就算没下台,起码也会受到有力的监督与制衡,哪里还能公开抢劫人民的财产呢?

但是,最有讽刺意味的是,六四后中国进行的权贵私有化经济改革,在道义上无疑是最无耻、最恶劣的,但是在效益上却可能是最容易见效、最容易成功的。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经济改革的实质就是把公有制变成私有制,把计划经济变成市场经济。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遵循民主程序,实行全民私有化,把公共资产分给每一个人,这就导致了资产的极度零碎化,严重影响了现实经济的运作。因此前苏联和东欧全民私有化的改革方式一度造成了经济的滑坡,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资产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使少数人成为资本家,现代化资本主义生产才运作起来,经济才恢复起来。六四屠杀彻底剥夺人民的发言权,中国的私有化正因为没有民众的参与和监督,就变成少数官员直截了当地把公共财产据为己有,官员一下子成为资本家,私有化改革一步到位。再加上高压政策造成一种相当稳定的投资环境,吸引了大量的外资。中国的劳动力本来就廉价,而在专制高压下,中国的劳工被禁止组织自己的独立工会,无法捍卫自己的权益,所以被压制得更廉价。还有高科技的不断引入,全球化下的贸易以及对资源的大量开发,于是就造成了所谓的“经济奇迹”。

六四之后中国经济改革的这种极度不公正乃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普通老百姓都不是不明白。1996年中国的《读书》杂志登过一篇短文,其中引用了一位山西老农民的话。他在提到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句话时说:“解放前我们村有一户地主两户富农,已经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三年前湖南长沙一位下岗工人陈洪在他的博客上写道:计划经济效率低,是应该改革,要改革难免要付代价。但是,计划经济不是我们工人发明的,是你们共产党搞起来的。凭什么你们共产党不付代价却要我们付代价?凭什么你们书记厂长就变成了资本家,而我们工人就被赶下岗了呢?

严重的问题是,由于中国的这种“经济奇迹”是建立在专制暴力的保护之下,是建立在最大的不公正的基础之上。早先,共产党以革命的名义,化平民之私产为所谓全民之公产,现在,共产党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属于全民的公产化为他们自己的私产。这样造成的财富分配格局,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广大人民是不会认可,不会接受的。中国模式造成的中国奇迹,唯有靠暴力才能维持,所以这种经济发展非但不会导向自由民主,反而会成为自由民主的极大阻碍。一方面,中共当局把中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当作资本,为其一党专制作辩护,对自由民主更蔑视更不以为然。另一方面,他们又不能不意识到,如果中国实行自由民主,大部分官员将会面临着经济上被清算的可能性,因此他们对自由民主更敌视更恐惧。

中共向人类主流文明的挑战

回到北京奥运这个问题上来。不少人想,既然中共领导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非常伟大的成就,它完全可以更自信,在政治上更开放些嘛。我上面的分析已经证明这种推论是错误的。中共深知所谓中国奇迹是建立在屠杀、暴力、抢劫和腐败之上。如果说今天的中共变得更自信了,那只是对它那套镇压与抢劫手段更自信,而这恰恰意味着对人权民主与政治开放更不自信更心虚。这次它用严打严控等公然违反人权的方式办奥运,既有向人类主流文明挑战的意味。同时也透露出它的内在虚弱。毕竟,人民是决不会甘心被压制被掠夺的。关键问题是,当今中国的财富分配格局不具有合法性。今日中国,各种社会矛盾与冲突日益严重,现行制度内我化解这些矛盾与冲突。近几个月来频频爆发的群体抗暴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民间的愤愤之声,还仅仅是冰山之一角而已。

北京奥运的举行,使中国更加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我们可以说,在今后一、二十年,中国问题都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个大国,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因为我们处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生活在小小的地球村。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只有尽早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全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才有保证。

2008年8月28日

《北京之春》2008年9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