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北京奥运,中国选手摩拳擦掌,力争赢得最多金牌。从上届雅典奥运会中国金牌总数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的优异成绩来看,这倒不是没有可能。其实,无论这次奥运中国能赢得多少金牌,中国作为金牌大国的地位已经奠定。问题是,中国虽然是金牌大国,但并不是体育大国。其间原因何在?眼下就有一个令人深思的例子。

网上读到一篇报道:女子跳水世界冠军段青在美国陷入困境。段青是中国武汉人,3岁半时就被选中练体操,7岁时又被转去练跳水,11岁进广东队,3年后进国家队。14岁就获得几项世界冠军,被誉为天才少女。以后因受伤而成绩下滑,不过在受伤后还赢得过一次亚运会的金牌,最终退役。2006年,19岁的段青以杰出人才的身份移民美国。起初,她想靠跳水在美国杀出一条路来,但发现困难重重。在美国练跳水和在中国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在中国,段青靠跳水赚钱,而在美国,她需要交纳费用才能参加俱乐部训练。很快地,段青花完了带出国的积蓄,只好离开俱乐部。由于她在念小学的时候就进入专业队接受繁忙的训练,所以在文化知识方面很是欠缺,除跳水外别无一技之长。一旦她不能再靠跳水赚钱,生计和前途就都成了问题。现在的段青,一方面在社区大学学英语,一方面打零工,生活失去了目标,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很迷茫。

段青的困境颇有典型意义。它揭示出在闪光的金牌后面的那些不足与外人道的东西。不错,中国在国际体育比赛中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但是这一成绩却是建立在共产专制国家特有的体制之上的。在中国,由于共产党名垄断一切资源,所以它可以随心所欲地把自己的价值目标强加给全社会。它可以倾一国之力去达成它打算实现的目标。它可以用牺牲农民的办法高速实现工业化,它可以在亿万人民吃不饱肚子的情况下爆炸出原子弹。同样地,它也不难在同等国力的情况下,充分运用国家的力量,培养出众多的体育明星,创造出比那些自由的社会更为突出的国际体育比赛成绩。

在中国,早就建成了一个庞大的培养体育尖子的金字塔系统。在这个金字塔的顶端,是国家队,然后是各省市的运动队。在这里,运动员完全是职业性的。也就是说,运动员们不仅可以用绝大部分时间从事训练和比赛,而且还有工资有报酬,能够以此维生。在金字塔的底部,则是遍布全国的大大小小的青少年业余体校或训练班。选拔工作常常从小学生就开始,有的甚至从幼儿园开始。被选上的孩子们,在职业运动员的辅导下,花大量时间从事大运动量的训练。国家有限的体育设施供他们充分使用。他们不用为训练交一分钱,而且还能得到生活上与物质上的很多补贴和照顾。通过这套制度,中国就能够在体育设施普遍缺少和落后的情况下,在全民体育运动水平还比较有限的情况下,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在国际上具有极强竞争能力的运动明星。

我们应当看到,像今天的中国这样,不是体育大国但却是金牌大国,那并不算什么光荣。中共的金牌挂帅方针,说到底,无非是用纳税人的钱去养活金牌选手,剥夺广大民众体育运动的机会去培养少数运动尖子,用牺牲里子的办法去赢得面子。

像美国一类的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在这里,除了极少数具有广泛观赏性质娱乐性质、从而能赢利的体育项目外,绝大部分运动员都不能指望着靠训练和比赛挣钱,他们倒是常常要为训练和比赛自掏腰包。有体育天份的孩子,如果家长希望他们成为运动尖子夺金牌拿冠军,也只有靠家长自己投资。由于运动员的运动生命都很短,成功机率又非常低,所以大多数人和大多数家长都不会全力以赴。换言之,资本主义国家的运动员基本上是业余的,而社会主义国家的运动员全部是职业的。以职业对业余,当然占便宜。因此,在国际体育比赛中,在国力大体相当的情况下,要说拿金牌,社会主义国家常常胜过资本主义国家,专制国家常常胜过民主国家。如果这种资本主义国家也在奥运会上夺得较多金牌,那必定是水涨船高的结果,是该国物质发展水平高、体育运动十分普及的结果。例如美国,既是金牌大国,又是体育大国;而美国之所以是金牌大国,就因为它是体育大国。美国的金牌大国地位,完全是建立在体育大国的基础之上的。今天的中国,可以在金牌方面和美国一争短长,但是在体育设施的普遍性、运动项目的广泛性以及体育运动的普及性上,差距还相当大。怎样尽快地弥补这一种差距,使中国也成为真正的体育大国,这才是今后我们应当努力的方向。

2008年9月3日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胡平特约评论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