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高潮迭起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奥巴马成功当选美国下任总统。支持麦凯的、支持喜莱莉的美国选民自然很失望。奥巴马能否处理好金融危机、伊拉克战争以及其他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不少人仍然感到忧虑。但是有一点却是大家都承认的,那就是,奥巴马当选总统,最能向世人证明美国的民主货真价实,充满活力。

想想看,一个出身下层的黑人,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骄人的财富,在一年多前还默默无闻,居然能接连战胜两党最有资历和声望的政治家,一举赢得世界最强国的总统大位。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胜利。这不只是奥巴马的胜利,这更是美国人民的胜利,这更是美国民主的胜利。美国民主的真实性无可置疑。

奥巴马的胜选给中国造成巨大冲击。很多中国人都感慨地说:“看人家美国,黑人都当总统了,我们中国呢?连个民选村官都搞不定。”上个月,我收到一份国内的刊物《学习博览》(2008年8月号),其中有一篇本刊编辑部文章“昙花一现,未必无果”,以相当正面的笔调,记叙了1980年大学校园、特别是北京大学的选举活动。如果我们把开放选举当作衡量民主进程的标尺,那么我们不能不说,28年过去了,中国的民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反而是在退步。所谓中共实行的是“渐进政治改革”一说纯属欺人之谈。有句成语叫“画饼充饥”,如今的中共却是连饼都不曾画一个。它连中国未来要实行自由竞选、多党政治的远景都不肯说一句,更不曾颁布时间表或曰路线图一步步落实了。

就在美国大选投票日那一天,我从网上获知,有“布衣代表”之称的湖北潜江的姚立法再一次离奇“失踪”。姚立法原是小学教师,自1987年以来多次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基层选举,并于1999年当选为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为推动基层选举作出很大贡献。但就是这样一位既有草根基础,又有国际声誉的“布衣代表”,却屡次遭到当局的威胁、绑架,乃至殴打。而这种事在80年代都是不可能的。

再有就是发生在上个月月底的林嘉祥猥亵女童事件。身为中共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的林嘉祥,竟然在被受害者父母当场抓获后叫嚣:“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这位林嘉祥还大声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蛮横嚣张到如此地步,这就不是一般性的权力不受制约而腐败的情况了。那显然是和“六四”之后20年来中国政治环境的深度恶化有关。中共统治集团在犯下了那么多骇人听闻的滔天大罪之后依然高高在上,大权在握;这怎么能不使中共的官员们日甚一日地骄横跋扈,目空一切?那个害死最多中国人的暴君毛泽东至今仍躺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的水晶棺材里,每天接受着国人的顶礼膜拜。这本身就是在放肆地嘲笑和践踏国人的良知与正义感。无怪乎有那么多老百姓要把只身杀死六名警察的杨佳奉为抗暴的英雄大侠了。

明年是“六四”20周年。20年来,我们已经目睹了美国的5次总统大选。对于美国大选的自由、平等、开放、和平,也许很多中国人都已经不再感觉新鲜了。这次是因为一个黑人获胜,所以才激起国人的格外关注。回过头来看我们中国,政治依然是那么黑暗、封闭、野蛮、血腥。这怎能不令人深感羞惭?正像我多次讲过的那样,民主制纵然有千般弱点万种缺陷,单单就凭它用数人头代替了砍人头,就胜过专制一万倍一万万倍。在这里,我们再一次呼吁我们的同胞,鼓起勇气,投入争取民主的伟大斗争。如果说是强大的暴政造成了我们的恐惧,那么,也是我们的恐惧造成了暴政的强大。为了打破这种恶性循环,我们就必须从克服自己的恐惧心理开始,并坚持不懈。以便早日在中国建成民主,结束野蛮。

2008年11月26日

来源:《北京之春》2008年12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