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对“白衣行动”的补充说明

Share on Google+

最近,海外纪念六四20周年委员会提出白衣行动计划,呼吁大家在六四这天穿上白衣服,引起广泛呼应。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行动计划,切实可行。也有人提出一些问题。这里,我不妨对白衣行动再做一些说明。

有人说,在夏天,本来就会有很多人穿白衣服,因此用穿白衣服的方式纪念六四就不够醒目。所以他们提议穿黑衣服,还有人设计了各种标识,比如在衣服上写上表示64的数字,或者是印上图案,打出标语,等等。

当然,穿黑衣,穿有64标识图案的衣服,能够更鲜明地表达我们的意愿和理念。不过,我们的白衣行动计划主要是对国内,对一般民众的。在香港,每年六四都有好几万人参加纪念活动和烛光晚会,场面十分壮观。在那里,没有必要提出白衣行动。白衣行动主要是对国内的。

我们的基本考虑是,在国内的环境下,面对中共的高压,如何找出一种方式,能让更多的民众站出来公开表达他们的意愿。民主运动离不开少数英雄甘冒巨大风险冲锋陷阵,但是仅仅靠少数英雄孤军奋战是不够的,民主运动需要千千万万普通民众的参与。唯有靠着千千万万普通民众的参与,才能形成巨大的力量,才能使得民运获得实质性的进展。所以我们必须找出一种办法,能让广大的具有正义感、但只有一般勇气的常人,让那些心地善良、但比较胆小的人都不害怕,都敢于公开参与,公开表达。穿白衣的风险最小,参加的人就可能最多。这就是白衣行动的意义所在。

比如说,你是一位民运人士,你是一位六四难属,你决定在六四这一天穿上黑色的衣服或者其他有鲜明标识的衣服纪念六四。不过,你要想让别人,你周围的人,也穿上黑衣服或有标识的衣服,和你一道纪念,那恐怕就比较困难。如果你呼吁他们穿白衣表示纪念,那就容易多了。很可能不少人都会响应。毕竟,很多人还是有那份心的。等到了六四那一天,你发现你周围不少人都穿上白衣,你一定会感到很大的安慰和鼓励。而所有穿上白衣的人,都能从穿白衣这一简单行动中,展现被长期压抑的、失落的同情心与人性尊严,恢复同胞之间的相互信任和一体感。

有几个国内的民运朋友告诉我们,20年来,他们举行过很多纪念或抗议活动,但一般他们都不指望他们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左邻右舍也来参与。因为他们估计到别人有顾虑,不会参加的。这次的白衣行动计划就不同了,他们可以很坦然地把这个计划告诉他们的同学亲友邻居同事,请他们一道来参加。已经有人表示响应了。

几天前,我在网上读到一批海外华人基督徒发表的六四20周年声明。他们呼吁官方公布六四真相,并对过去20年在六四事件上保持缄默表示问心有愧,这次借着声明向六四受难者家属和被迫害者表达同情与敬意。是啊,二十年了!沉默得太久太久了。我想,有这种内疚、有这种同情和敬意的人一定还很多很多,但要让这些人,特别是在国内的这些人都公开发表声明,恐怕多数人还是不敢。不过他们至少可以用穿白衣的方式表达自己。白衣行动的特点就是低风险,因此可望形成高参与。我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参与白衣行动。这将有助于国人恢复记忆、摆脱冷漠、走出恐惧。

今天的中国并非毫无抗争的空间。严重的问题是,持续20年的压制,已经窒息了很多人抗争的愿望。诚如古人所说:“哀莫大于心死。”在这种情况下,行动是极其必要的。有时候,一件小小的行动就可能产生相当重大的意义。

离六四只有十几天了,让我们抓紧时间,采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广泛传播白衣行动计划,大力促成白衣行动的实现,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09.5.22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5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