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

Share on Google+

今年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纪念日。在苏东巨变中,柏林墙的倒塌未必是最重要的事件,但无疑是最具象征性意义的事件。

围墙的作用,是防止外边的人任意进来,而不是限制里边的人自由出去:除非是监狱的围墙。柏林墙正是为了防止东德人自己自由走出东德,因而那正好证明东德是一座大监狱。柏林墙的修建,本身就意味着共产专制国家在道义上的破产。共产党自称在人间建立起天堂,可是这个“天堂”却必须用七道大锁把大门紧紧锁住,以防止“天堂”里的人民去投奔“地狱”。这岂止是谎言,这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柏林墙的倒塌和天安门事件有着密切的关系。六四屠杀后,国际社会一片谴责之声,而东德共产党却派出代表团到北京,公然对大屠杀表示赞赏。到了秋天,东德民众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声称要“学习中国同志的处理方式”,但遭到同僚的强烈反对而未能得逞并被迫辞职下台。接下来,朝野对话开始了,柏林墙倒塌了,东德的共产专制终于走进了历史,分裂的德国也迅速地实现了统一。

东德的变化清楚地告诉我们:共产专制是一套庞大而复杂的机器,可是要使这台机器能够正常运转,就必须要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不断地实行暴力镇压。一旦停止了暴力镇压,这台庞大的机器就瘫痪了,停顿了,就报废了。共产专制从不吃素,它必须天天喝人血吃人肉才能活下去,一旦它不喝人血不吃人肉了,它随即就渴死了饿死了。

现在,不少人在谈到中国和俄国东欧等国改革之异同的时候总是说,俄国东欧是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中国则是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或者说俄国东欧实行的是激进改革,中国实行的是渐进改革。其实这些说法都不得要领。中国与俄国东欧改革的真正区别仅在于一点,那就是:面对着一波一波的自由民主浪潮,面对着和平集会游行的同胞,你到底是镇压还是不镇压?杀人还是不杀人?苏联解体,东欧巨变,无非就是那里的共产党不好意思再杀人了;所谓北京共识,所谓中国模式,无非杀人而已。不信,你让他放下屠刀看。

在奥维尔的政治小说《1984年》里,权力精英奥布来恩讲过:“过去所有的寡头政体所以丧失权力,或者是由于自己僵化,或者是由于软化。所谓僵化,就是它们变得愚蠢和狂妄起来,不能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因而被推翻掉。所谓软化,就是它们变得开明和胆怯起来,在应该使用武力的时候却做了让步,因此也被推翻掉了。”一般来说,僵化和软化是互相关联的:僵则硬,不僵则软。对共产专制而言,僵化的结果是垮台,这就是所谓“不改革等死”;不僵化就会软化,其结果也是垮台,这就是所谓“改革找死”。

这中间的道理并不复杂。因为共产党领导人后来不得不意识到,他们建立的那套制度是很糟糕的,不改革死路一条,所以他们才进行改革。而既然那套制度是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而且是用最极端最残暴的方式建立起来的,因此他们不能不意识到自己决非真理的化身或什么三个代表,他们不能不意识到自己对同胞是犯下了巨大的错误乃至罪行的,那么,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坚持自己的绝对权力不容批评不准改选呢?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对仅仅是和平抗议的民众就镇压就屠杀呢?俄国东欧的共产党听从了良心的召唤,都放下了屠刀;而只要他们放下了屠刀,专制政权就垮掉了。唯有中共例外,唯有中共却既不僵化又不软化。唯有中共统治集团明知自己罪错累累却依然坚持自己的绝对权力,镇压人民毫不手软。这是赤裸裸的邪恶。这样一种权力的崛起,必定是对国人、对世界的灾难与威胁。在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之际,我们务必要向国人、向世界反复说明这一点。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09.11.20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2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