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吗?

Share on Google+

两天前,我在推特上写下一段话:“自由民主好比不死的凤凰,它可以失败一百次一千次,但每一次它都会浴火重生。相反,共产专制只能输一次,它一旦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不少推友对这段话大表赞同。也有推友提出异议。一位推友写道:“如果你看过《浪潮》,就不这么想了。”这位推友的异议很有意思。我不妨对此做一番分析。

《浪潮》是一部德国电影,讲的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德国的一所普通中学发生的故事。一位高中老师要给学生讲授独裁专制课。他发现,这些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孩子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纳粹,什么是独裁专制,他们也不想知道,因为大家都觉得纳粹独裁专制那一套早已成为历史,一去不复返,离他们很远很远了。这位老师为了让学生们了解什么是纳粹以及法西斯主义离我们并不遥远这一道理,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套“法西斯试验”,把自己的课程变成“法西斯速成班”。这位老师自己扮演元首,然后就对学生灌输纳粹那套理念,强调集体主义,强调纪律,强调团结,强调对异己的排斥,等等。短短五天下来,这个班居然成了一个袖珍版的法西斯小社会。不少学生沉溺其中,几乎忘记了这只是一场试验课,差点就变成真正的纳粹分子了。由此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考虑到《浪潮》这部电影并非虚构,而是根据美国加州一所高中发生的真实故事改编的,上述结论更令人震撼。

不消说,《浪潮》这部电影给我们很多宝贵的启示。不少人已经做出深刻的阐述。这里我就不再重复。我这里要说的是另外的方面。

第一、我要提醒的是,电影《浪潮》讲述的只是一场在教室里进行的试验。它和真实的生活是两码事。

我们知道,在学校里,老师本来就具有一定的权威。未成年的学生在学校里按老师要求所做的事,等他们成年后进入社会未必会做。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同学们事先就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在做试验,他们知道他们是在参与一种不同于真实的日常生活的特殊生活;换句话,他们知道那不是真的,或者说,那是和他们的真实的日常生活不一样的。作为受试者,他们愿意按照老师的要求去说话行事,那不等于在真实生活中他们也会接受那些要求那样说话那样行事。好比一对拍电影的少男少女,本来素不相识,根据剧本和导演的要求,他们要互相说出很多亲密的话语,做出很多亲密的动作,并且做出很多倾心相爱的表情,等一场戏排下来,有的说不定真的互相爱上了,但大多数不会如此。关键在于,如果他们不是被安排拍电影,作为素不相识者,他们根本就不会从开始相见就互相讲出那些亲密的话做出那些亲密的动作和表情,因此就更没有可能发生后来的一切了。

我当然承认,自然科学需要做试验,社会科学也需要做试验。但是,拿人做试验和拿物做试验是不一样的。一块矿石,不会因为它从矿山上放进实验室,其性质就发生某种改变;但是,一个人离开他的日常生活,参加到一项被他人设计的试验,那本身就是一种改变。其心理状态很可能会发生变化。不少社会科学家所做的社会科学试验,由于忽略了这一变化,因而其结论不一定靠得住。

第二,电影《浪潮》讲述的只是在一个小小的中学班上发生的事情。同样的事情,要在一个大的社会里发生可能就不那么容易,或者很不容易。我们知道,在自由世界内部常常存在着一些极端主义的团体,有的极端主义团体很有极权主义特色。但是这些团体一般规模都很小。所以我们不能根据在一个小的团体中发生的事情,就推论说同样的事情在大的社会中也会发生。

第三、我那句话是特指共产专制。作为一种特定形式的专制——共产专制,由于它在获得成功后就迅速地暴露出它的全部可怕的弊端,因而很快地就走向毁灭。例如东欧、俄国和蒙古,那里的共产专制都不是被外部力量用武力打败的,而纯粹是被内部力量摧毁的,而且还大多是以和平的方式摧毁的,可见它被摒弃得有多彻底。21年过去了,这些国家没有一个复辟了共产专制。如此说来,“共产专制一旦倒下就不会再起”这一论断,我觉得是站得住脚的。

《纵览中国》2011年2月23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7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