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与桑东仁波切谈中间路线

Share on Google+

——达兰萨拉观访笔记

今年3月,我和苏晓康应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贡嘎扎西先生之邀,前往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参观访问。我们拜会了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官员与议会会长,参观了儿童村、学校、寺院、藏医药研究所、难民接待中心和图书馆、博物馆,和藏人的人权与民主中心及其他非政府组织举行座谈,还在选举日即20日那天,前往投票场所观看了藏民的投票选举,等等。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和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的交谈。

桑东仁波切今年72岁了,出生于云南迪庆,5岁那年被认定为四世桑东仁波切的转世灵童,7岁受戒,12岁开始学习佛学。1959年3月,他随同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在途中,达赖喇嘛任命他给随众僧侣当老师,那时他才20岁。桑东仁波切对藏族文化、宗教和历史都颇有研究,梵文功底相当深厚,曾获得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担任印度瓦纳拉斯西藏文化学院院长和高级顾问近30年;是国际公认的藏学大师。桑东仁波切是西藏民主先驱,他是第一部《西藏流亡宪章》起草人之一,担任过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议会议员和议长,2001年当选为第一任民选首席部长,2006年连任,到今年两届任满,即将退休。

会谈是在流亡政府首席部长的会客室进行的。桑东仁波切身穿绛红色袈裟,神态儒雅,举止庄重。我们的交谈从一开始就直奔主题。

苏晓康问道:据说有不少藏人主张独立,现在达赖喇嘛宣布退出政治,议会要改选,首席部长也要改选,民主就是要遵从多数人的意见,那么在今后,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路线会不会改变呢?

桑东仁波切明确回答:不会。主张独立的藏人是少数,多数藏人是支持中间路线的;这次三位竞选首席部长的候选人就都主张中间路线,因此,不论谁当选,都会继续中间路线。桑东仁波切说,他认为至少在今后十几二十年内,中间路线都不会改变。

我提出,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是务实的,可行的;如果改成要求独立,那很可能会导致藏人在国际上活动空间的萎缩。现在,达赖喇嘛访问美国,和美国总统见面,访问德国,和德国总理见面。中共当局抗议,指责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西方政府首脑理直气壮地反驳,说达赖喇嘛不是分裂分子,达赖喇嘛是主张真正自治;他们还可以反过来呼吁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话,认真落实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藏人放弃中间路线了,改成主张独立了,而西方各国政府都是承认北京政府的,都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正式外交关系的,那么他们还方便和达赖喇嘛会见吗?

桑东仁波切表示我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他说流亡政府对中间路线有深入的讨论和共识。

我接着说,在中共一党专制下,西藏独立不可能,真正的自治也不可能。只有在结束一党专制,民主转型后,西藏才可能实行真正的自治。到那时,藏人会不会要求独立呢?

桑东仁波切说,既然在现在我们都主张自治,主张留在中国,主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到了民主转型时自然更不成问题。

我觉得桑东仁波切的回答合情合理。我又做了一些补充。我说,伴随着民主化,很多原先被压制的矛盾和问题可能会浮出水面。也许,有些藏人会要求独立,而有些汉人会热衷于大一统而不惜使用武力。如果双方都急于实现自己的主张,那就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冲突。温和派可能得不到足够的支持无力主导大局,强硬派则可能诉诸武力,弄不好还可能给反民主的力量提供借口卷土重来。因此,我们的主张,一是要坚持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二是要规定一个过渡期,缓冲期。在这段时期,一方面巩固自由民主,一方面加强各族各地区人民的对话和沟通,增进彼此的了解,消除误会与隔阂。这才有利于我们用和平的方式,找出一种能让各方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桑东仁波切对我的观点表示赞同,尤其对我强调用和平方式处理争端这一点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在这次会见中,苏晓康还对达赖喇嘛退出政治以及流亡藏人社区建设等问题和桑东仁波切交换了观点;桑东仁波切则征询了我们对中国大陆政经形势的看法。

通过这次交谈,我对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更有信心。达赖喇嘛多次表示,他对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抱希望,对中国人民越来越抱希望。有人说,中间路线推行这么多年,毫无进展。这话不对。因为中间路线的主张,并不只是讲给中共当局听的,更是讲给中国民众听的。近些年来,由于各方人士的推动,特别是过去两年多达赖喇嘛的亲自推动,汉藏对话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效果。正如桑东仁波切早就讲过的那样:藏汉民族几千年来一直和睦相处,作为邻居,将来不可能由于一些政治问题而分离,成为仇敌,我们还是要一起存在下去。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1年4月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7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