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美国反恐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Share on Google+

本拉登被击毙,意味着美国反恐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本拉登是恐怖主义的象征。他的领袖魅力、经济实力和组织运作能力,因此其影响力、号召力都无人可比。没有了本拉登,恐怖主义分子群龙无首。

重要的是,本拉登不是自然死亡的,而是被美军发现,当场击毙的。正如奥巴马所说:这证明了美国只要下定决心,它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毕竟,恐怖主义总是有政治目的的;美国在反恐战争中的坚定与团结,拒绝向恐怖分子作任何让步与交易,证明了恐怖主义的政治目的绝无实现的可能。不错,有些恐怖分子是亡命徒,不惧死亡,甘当自杀炸弹,但问题是,执行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只是工具,那些在背后策划和支援的组织(包括政府)却并不愿意自杀。对恐怖主义组织而言,让某些成员充当自杀炸弹,那只是为了保存组织,为了组织的胜利;一旦他们意识到发动自杀式袭击只会使整个组织遭受毁灭性打击,陷入无可逃遁的灭顶之灾,他们还会有多少人愿意继续那样干下去呢?

过去十年来,美国本土基本上没有再受到恐怖袭击。这既是因为美国的防范严密,也是因为美国所展示的坚定决心和强大的战斗能力,已经对恐怖分子造成了巨大的震慑效应。现在,本拉登也被打死了,这给恐怖组织的士气予以致命一击。

这当然不是说恐怖袭击从此绝迹。恐怖袭击很难绝迹——尤其是个体式的恐怖袭击。但是,911式的、组织化的恐怖袭击很可能会衰落下去;即便短期内还有孤注一掷的垂死挣扎,也难挽回其颓势。

正如奥巴马指出的那样,美国之所以能战胜恐怖主义,并不仅仅是因为美国拥有财富和权力,而且是因为美国坚持自由与正义。

一个剥夺自由、践踏正义的警察国家是没有资格夸耀它的反恐战果的,因为它自己就是恐怖主义,而且是更坏的恐怖主义即国家恐怖主义。

即便在911恐怖袭击刚刚发生后的那些最令人震惊、恐慌与愤怒的日子里,美国也没有剥夺人民的基本人权,也没有限制人民的自由,也没有压制不同的声音,也没有歧视没有迫害穆斯林(在第一时间赶到世贸中心废墟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于百忙之中还特意派出武装警察保护中东移民住宅区)。

反恐之战不是以超限战对超限战,而是以文明对野蛮。911恐怖袭击是杀害平民,并且不是误杀,不是附带的杀。我们知道,在历史上,纵然是那些被视为正义之师的,虽然面对的是公开的敌手,也要说“大军所到之处,玉石俱焚”。而美国在打击恐怖主义时则力求避免伤害无辜伤害平民,抓到恐怖分子还要经过法院审判(对本拉登的打击属于军事行动,另当别论)。以双方在军事上的强弱悬殊,反恐之战却打得这么艰难,这么旷日持久,原因之一就是美国讲原则,讲规则,有所为有所不为。

固然,在反恐战争中,美国的作为也不是没有可议之处。美国并没有压制异议;事实上,大部分揭发批评正是出自美国人自己并见诸美国自己的媒体。考虑到恐怖分子的阴毒凶残,考虑到反恐战争没有界限分明的敌人和战线,你必须承认,美国人对文明准则的坚持到如此地步,是难能可贵的。

奥巴马总统在这次行动中,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证明了他的统帅才能,也证明了他的反恐决心,使先前对他的怀疑一扫而空。奥巴马的讲演,措辞严正,神情庄重,语调沉稳,不拿腔拿调,不慷慨激昂,更不骄矜傲慢。这不仅仅是文才口才,这更是品格,是信念。偏巧奥巴马是黑人,早先还有人怀疑他是穆斯林,由他出面来处理这样一件涉及种族涉及宗教等敏感领域的事情,无意之中增加了不少方便。

本拉登之死标志着反恐的转折。已经有人提出,先前在反恐上花的精力过多,其实,恐怖主义的威胁没有那么严重。恐怖主义难对付,是因为他们躲躲藏藏,总是来阴的,防不胜防,打不好打。但也惟其如此,他们造成的祸害也有限。和本拉登这种不掌权的恐怖主义相比,那些掌权的恐怖主义才是对人类自由与文明的最大威胁。例如中共政权,近些年来仗着财大气粗,越来越不把人权和文明准则放在眼里。是时候了,国际社会应该把关注的焦点转而对准中共。形势逼人,不转也得转。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51期2011年5月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0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