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薄熙来联想起林炎志

Share on Google+

《华夏文摘》是全球第一家中文网络期刊,由一批在北美的中国留学生于1991年4月5日创立。21年来,该刊始终保持着它的风格和质量。

不久前,我从《华夏文摘》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毕业三十年的聚会”;作者叫庞静,讲的是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七七级同学在毕业三十年后的一次聚会。其中提到当年的同学,如今的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林炎志,不禁引起我的兴趣。

现在,不少新老左派都把薄熙来奉为他们的领袖,其实薄熙来很是机会主义。要说左派的领袖,恐怕另一位太子党林炎志更合适。

林炎志的父亲是林枫,曾任中共中央高级党校校长,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文革中被打成黑帮,被批斗被监禁,1977年病故。

林炎志也是老三届,文革后恢复高考,进入清华大学。1980年年底,北京高校兴起了一场竞选区人民代表运动,清华大学同时也举行了学生会主席的改选。林炎志作为清华党委安排的候选人选上了清华大学学生会主席。据说某一天,林炎志的笔记本丢了,被几个同学捡到,发现上面写着对大学生自由化倾向的严厉批评,其中特别点名道姓,提到我们几个北大的参加竞选的学生,说我们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是共产党今后的敌人。

当时的中国,刚刚走出文革浩劫,自由化思潮方兴未艾,连不少高干和高干子弟也很同情自由化,支持政治改革。例如现在的解放军上将,刘少奇的儿子刘源,80年就曾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了他当时就读的北京师范学院的竞选运动。刘源在竞选演说里信誓旦旦,绝不允许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经历文革那样的灾难,必须铲除产生封建法西斯的土壤,实现民主,不管有多难,路有多长,必须从现在起就去争取民主。

象林炎志这样,在那个时候就对自由民主怀有这么自觉这么强烈的敌意,应该说是很少见的。在八九民运期间,太子党也发生分裂。可以想见,林炎志是坚决主张武力镇压的。六四后,当局认为他对付学生有办法,特意派他去北京大学当党委副书记。

2001年7月1日,江泽民发表讲话,提出民营企业家即资本家也可以加入共产党。时任吉林省党委副书记的林炎志(林炎志当上省委副书记比薄熙来还早一点)写了一份内部报告表示反对,声称为了保持党的纯洁性,不但不能允许资本家入党,而且还要劝退那些已经成了资本家的共产党员。林炎志强调:让资本家入党“意味着我们党已经接近政变性质”。

不消说,林炎志这次挑战中南海遭到了失败。中共当局很清楚,要是根据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辩论起来,他们肯定辩论不过林炎志,按照邓小平留下的锦囊妙计“不争论”,中央不动声色地把林炎志这些人逐渐边缘化,等到了2007年,林炎志不但没有从省委副书记的职位往上升,反而被贬去当了吉林省政协副主席。

庞静文章里写道,在清华校友三十年后的聚会上,林炎志讲起六四,说当时北京市委一片混乱,如果不坚决镇压,共产党的领导就岌岌可危了。另外也谈到他被送去坐冷板凳的事,表示他是为了保持共产党的纯洁性。作者庞静忍不住讥讽说:“可笑,沾了这么多年轻学生的血,还纯洁吗?”

我想,林炎志或许自以为有他的一套逻辑。林炎志很清楚,共产党本来就是靠镇压人民过日子,但是以前搞镇压,总是以阶级斗争的名义,给对方扣上资产阶级的帽子。如果现在公开宣布资本家也可以入党,那还以什么名义去镇压呢?那不是把以前的历次镇压也都否定了吗?

其实,邓小平一派何尝不明白这层道理。只不过他们看得更穿:反正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人都杀了,反正共产党的狰狞面目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纯洁性。共产党既然早已是靠着赤裸裸的暴力维持政权,何必还要用过去那套意识形态去自己束缚自己。几天前,《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公然把弱势群体都明文列为敌对势力之一。

这就是如今的共产党。对这样一个犯下无数罪过,什么理想都扔到九霄云外,不惜一切手段维护自己专制权力的党,不论是薄熙来还是林炎志,哪里还有资格标榜什么理想主义?

——首发: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2年8月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